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萃 > 正文

川江号子(一)

tangj160836

我生长在长江之滨、赤水河畔,从小听惯了川江的号子和船工的故事。不论何时何地,只要在报刊或影视屏幕上,看见纤夫们近乎赤裸,脚蹬石头手扒沙滩艰难爬行的画面;听见“吆啊吆啊吆耶莫,耶莫吆耶莫,啊嗬……嗨嗨……”的号子声,往事就会在脑海里一幕幕浮现。

长江上游从四川宜宾到湖北宜昌的1000多公里江段,包括30多条大小支流,历史上称为川江。在没有轮船、汽车、火车、飞机等现代交通工具的年代,川江是大西南客货运输的黄金水道。人工推桡拉纤的大小木船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小船只有几个船工,大船有几十个船工。

船不论大小,都有严密的组织纪律。船上地位最高的是驾长,又称领江。大船有两个驾长,前领江看水路,后驾长掌舵把。推第三把桡片的“三桡”是总管,负责安全和后勤,工资比普通船工多两成。上岸拉纤的第一人称为“纤头”,这人拉纤藤的姿势与众不同,是侧着身子拉,称为“三掉身”。他既要注意船的运行情况,又要关照后面的纤夫,发现有人不使力气,就要破口大骂,弟兄父子也不例外。

川江绵延数千里,许多河段水流湍急,险滩密布,礁石林立。每当逆江上行特别是船过险滩的时候,船工就得上岸拉纤。为了协调步伐,鼓舞士气,船工们就通过喊号子统一指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逐渐形成了原生态的川江号子。

“一根纤藤九丈三,父子代代肩上拴;踏穿岩石无人问,谁知纤夫心里寒” ,“脚蹬石块手抓沙,为了糊口和养家;纤藤勒进肉里头,眼泪汪汪往前爬”……川江纤夫是世上少有的吃苦耐劳群体。一个船工一部血泪史,揪心的号子声唱出了船工的辛酸与苦难。

船工很讲情义,人们都称赞船夫子是“忤孽找来和气吃”,别看他们拉纤时说话不留情面,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休息时却十分和气,喝茶饮酒,争着开钱,豪爽仗义。

随着江河航运事业的发展,川江号子逐步形成了包括大河号子、小河号子,上滩号子、下滩号子,竖桅号子、起帆号子,拉纤号子、闯滩号子、拼命号子等数十种类别和数以千计曲目的川江水系音乐文化。在长期传唱中,又吸收了川剧、竹琴、扬琴、金钱板等地方音乐艺术的元素,以及民间传说和戏文故事等内容。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猜你喜欢
责任编辑:潘婷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