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萃 > 正文

礼物

“今年给爸妈带什么礼物呢?”宋鑫捧着一本杂志躺在床上,突然问老婆。老婆正在用手机看电视连续剧《少帅》,没听太清楚,“嗯”了一声。

“跟你说话呢!”宋鑫坐起身来,很认真地对老婆说。老婆把电视剧暂停了,才放下手机问:“什么?”

“我问过年回家,给爸妈买点什么。”

“买衣服吧他们不穿,前年买的鞋放了一年又没上油,去年拿出来都长毛了;买吃的吧他们也放着,胃还不好,说一吃就上火;买用的把他们舍不得用,说太金贵怕弄坏了……还真不知道买什么,就给钱吧。”

“给多少?”

“5000?”

“行……6000吧,图个吉利。”

宋鑫说完又躺下,拿起书看。老婆看了他一眼,继续看电视剧。过了几分钟,宋鑫又说:“买两套内衣吧,他们在集上买的都不暖和。老年人怕冷。”

“行。”这次老婆没说“嗯”。

头几年,宋鑫过年回老家时挺麻烦,又是大巴又是摩的,还得步行。只几百公里路,天一亮出发,得天黑才能到。头几次,他给父母、亲戚带不少礼物回去,烟酒茶土特产,父亲会背着背篓打着手电在半道接。后来宋鑫买了车,早上出发稳稳地开,下午三四点也就到了。不过,带回家的东西却是一次比一次少,都改给钱了。倒是每次走时,父母塞很多东西给宋鑫,腊肉香肠菜籽油,总嫌他的车后备箱太小,放不了多少。

“爸,今年春节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回去前,宋鑫给父亲打电话。

“不要什么礼物,吃穿不愁的。人回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那行。还是拿钱给你。”

年三十晚上团圆饭,宋鑫开了一瓶红酒,一桌人都倒上。父亲胃不好,本来不喝酒的,但看到儿子很开心的样子,还是端起了杯子。可是几杯下肚,胃没疼脑袋却晕乎乎的,说话声音也大了。

“你说你小子,一年就回来一趟,回来也不跟我说话,就抱着个手机玩,回来干啥?”

宋鑫一愣,想:父亲这是喝高了?没敢接话。

“你说我们养你容易吗?养大了你就跑得远远的,一年见一回,三五天你就又跑了,你一年跟我聊天的时间加起来总共有两个小时吗?”

父亲唠叨个没完,母亲不断使眼色,他假装没看见,一直说。等那瓶红酒见底了,宋鑫也喝得差不多了,开始顶嘴:“你说我跑得远,可是你从小告诉我‘好男儿志在四方’啊,我哪儿都不去,呆在这破地方当个农民,天天陪着你你就开心了?再说你说的那些,我从小就听,听几十年了你知道吗?工作生活就那点儿事,聊完还能聊什么?”

“你小子以为每年拿些钱就算孝顺了?我不稀罕你的钱,我们是空巢老人知道吗?我们需要陪伴,可你连打个电话也不勤。”

“你说你一个农民,聊什么国家大事?身体养好就是最大的福气了,操心这些干嘛?”

……

宋鑫父子俩谁也不听谁说话,自顾自地噼里啪啦地大声争吵。母亲像往年一样,拉着儿媳妇儿躲进了厨房,还是笑着说:“他们就那样,以前宋鑫上大学,每年寒暑假回来都会跟他爸吵。其实吧,他们都互相惦记着呢,可见面就是要吵架。我看啊,他们是不吵不舒服。”

半截烟灰

猜你喜欢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