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萃 > 正文

世路崎岖

综合古代辞书的解释:所谓路者,道也、途也、径也。人所践踏而露见者也。路是供人行走的,路也是人走出来的,鲁迅先生说过:其实地上并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但到今天,这种把路局限在地上的解释已不全面。水上有路,那叫航道;天上有路,那叫航线;地下海底有路,那叫隧道;太空宇宙有路,那叫轨道。这世界到处是路,就不免使人迷惘,因而李白叹息说:“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到处有路,也就是到处无路。

人生多艰,世路崎岖,大约是从古到今多数人都有的感喟。屈原面对迷茫的前途,就曾吟唱过“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诗句。但是,他的这种求索没有成功,只留下了汨罗江上的万古悲风。

《淮南子·说林训》曰:“杨子见逵(四通八达的大道)而哭之,为其可以南,可以北。”这就是“杨朱悲歧路”的典故。一个人走到岔路口,对前途就有扩多种选择。但前途是难以预料的,因而这种选择也就艰难。面对各种未卜的前路,当然会产生迷失、慌乱甚至惶恐,就怪不得要哭。世界上的先知先觉极少,能走哪条路不能走哪条路也就难以判断。不过,这条路走不通,就折回来走另一条路,就总有能走通的时候。

还有个“阮籍哭穷途”的典故,说是阮籍常常独自驾着车任意而行,不走现成的道路,往往走着走着就到了绝地,再也走不得了。面对穷途未路,他只有痛哭流涕而返。我佩服老先生开辟新路的放纵与超拔,但也惋叹他的怯懦与软弱。看似无路处,不一定真的无路,转个弯抹个角,说不定又会发现新路。故俗谚有云:车到山前必有路。要另辟蹊径,就要有一往无前的决心,有披荆斩棘的行动。

李白《行路难》曰:“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人生就是在这崎岖险阻的世路上不停地攀登与跋涉,把自己的生命一步一个脚窝地留在这路上,或浅或深,或隐或显,最终被时间的流沙所淹没,被岁月的冰雪所消融,一般是不留痕迹的。但是,就是这串或浅或深或隐或显的脚印,却构成了每个人的生命流程。因此,踏着崎岖和坎坷,扎扎实实地走好人生的每一步,就特别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悔恨毫无意义。

我曾在泥泞的田间小道上摸爬滚打过,曾在异乡的山道上挑着沉重的担子打拼过,曾于月黑风高的夜晚在祟山峻岭中龋龋独行过,曾在一片漆黑的铁路隧道里与睁着铜铃般眼睛“呜呜”怪叫的火车擦肩而过,曾在举目无亲的人群中衣食无着地奋斗过……后来,我又曾乘着汽车走进了校门,又曾乘着轮船汽艇穿行于长江水道和汪洋大海,又曾登上飞机翱翔于万里长天,又曾满面尘灰来往于街头巷尾……一路崎岖,一路前行;一路疲惫,一路奋进。现在的路,继续走着……我还是原来的我。

唐维扬

猜你喜欢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