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萃 > 正文

买衣

夜色降临,华灯初上,张三骑着摩托车从家里出发了。

远处的商场霓虹灯不停地闪烁,高音喇叭播出“放血大甩卖”的叫喊声一浪高过一浪。张三把摩托车放在停车棚里,然后一个劲儿地往商场里挤。

商场里的各色商品琳琅满目,张三来到了售衣柜前,在那标着“正宗羊毛衫放血大甩卖”的大招牌处停了下来。

“请问,有我能穿的羊毛衫吗?”张三问。

“有。我们这里货物齐全,品种繁多,要什么型号有什么型号。”售货员答。

“来、来、来,把这件拿给我看看。”

“好的。”

张三把羊毛衫拿到胸前不停地比试,售货员一个劲儿地说:“太合身了,太合身了。”

“什么价?”张三问。

“一口价。120元。”

“太贵了。能让一点吗?”张三讨价还价。

“这是最低价。”售货员说,“不过先生真的要想买,我还可以向经理请示请示。”

“当然想买。”张三说,“我是S县来这里走亲戚的,马上要赶火车回去,怕在路上冷,想买件羊毛衫暖和暖和。”张三说完还打了个哆嗦。

“这样吧,看在你诚心的份上,我哪怕挨经理的骂也要自作主张让你20元。”售货员一脸的真诚。

“那谢谢大姐了。”张三忙将钱递过去。

“好走,好走。”

张三拿了羊毛衫,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我真不知道世上怎么有这么多傻瓜,花100元买了件最多值30元的水货羊毛衫还像捡了个金元宝似的,可悲呀可悲!”售货员脸上流露出无比的喜悦和得意。

其实,真正得意的还是张三:那张用了好多次都没用出去的假币,今天终于脱手了。

吴长海

猜你喜欢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