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萃 > 正文

候鸟

1、简陋的出租房。晚上六点。我正在做作业。

“娃,明天跟你老师说一声,我们提早回家去了。”爹一边脱下衣服往外拍打着灰尘,一边对我说。

抬头望了望爹黝黑的脸庞,我点点头,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请假,可是这一次也太早了,离放假还有一个多月呢。

我现在读小学六年级,与同学们一起参加期末考试却只有两次。这次,我好想留下来参加考试。我试探地问:“爹,今年能不能让我考完试再回家呀。”爹面无表情,倒是娘在旁边整理着衣服劝我:“孩子,去年因为你要考试,错过了回家过年的时间,我们已经两年没有回家过年了。爷爷奶奶都想念我们呢。”

爷爷奶奶,我也想他们呀。两年前,跟着爹娘来到这个城市时,我答应过爷爷,要好好学习,要拿三好学生。这一想,我便不想回家,拉住娘的手说:“娘,请你让我参加这次考试吧,只有期末成绩好了,我才能成为三好学生。我答应过爷爷,今年要拿个三好学生的。”娘望了望爹,爹蹲在屋外点燃了一支烟,半晌才问:“你还要几天才考试呀?”“再过1个月就行。”“1个月呐?!”爹沉默了,继续抽他的烟,我只好跑去继续写我的作业。

爹恋恋不舍地扔下烟头,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娃呀,爹知道你成绩好,知道你想要个三好学生,爸知道俺娃有出息,可是明年我们出不出来还不一定呢。一个月时间太长了,如果是一个星期还可以坚持一下。”

“要不,明天我去跟老师说让你早点参加考试。”爹最后想了个办法。

2、学校办公室,早上八点,我正在批改作业。

“老师,可不可以让学生早点参加考试呀。”学生张海的父亲一大早就来到我的办公室对我说。

“这我作不了主呀。”我如实地回答。我只是一个班主任,期末考试不是由我说了算。教导处也不会同意提前考试,现在有的班还在上新课程呢。

“要不这样您看行不?”张海的爸爸谨慎地问,“要不,让我的娃一个人先参加考试,您看行不?”“一个人的考试?”我望着眼前这张带着卑微的脸庞,心里溜进一丝酸涩。

“是的,不瞒老师,今年厂里的效益越来越差,几个工友都辞工回去了。孩子他娘也找不到活,我们准备早点回家,可是孩子想参加期末考试。”

“可是……”

“我知道学校正式考试要一个月。但待在这里,我和老婆一个月的收入1000块也不到,不走不行啊。再说,早点回家,火车票也不紧张。”

“那明年你们还出来吗?”

“明年出不出来只有等过完年再说了。”

“那回家后,孩子学业怎么办呢?”我非常担心张海的学习,怕他赶不上别人的进度。

“等回了家再说了……”

临行前的那一夜,俺一个人坐在屋外,让充满酒味的喉咙再深深地吸了口这个城市的味道。我听到娃还在哭,他娘正在收拾东西。

3、正是为了让俺娃不再像俺一样生活,俺才带着他出来,希望俺的娃能够好好学习,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能坐办公室,坐在空调房里弄弄电脑就行,真的,别像俺一样就成。可是,我又非常担心有一天,他重复我的生活。然而,娃明白吗?我们只是这个城市的过客,找不到栖息的地方呀。

“爹,明年,我还可以回到这里来吗?我想念老师和同学。”娃红着眼走到我跟前,喝光了我手中的酒。

李慧慧

猜你喜欢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