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萃 > 正文

独吞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刁新哼着小曲,喜滋滋地往家走,他怎能不高兴呢?天底下今天谁都不高兴?他今天领到了房屋拆迁补偿款,整整120万元呢!“从今再不受那奴役苦……哈,串调了。”他暗自笑着,因为心情极度好,脚下格外轻盈,飘飘乎似神仙了。

“刁新,刁新……”刁新“落”到地面上,四下看。身后不远处站着他的岳父,不对,准确说是他的前岳父。

“刁新,听说你们这片的拆迁款下来了,你现在有钱了,给小震一些吧,他是你的儿子啊,咳咳咳……”老人扶着路边的树,剧烈地咳嗽着。前几天,外孙小震说不想念大学了,说不想拖累他和姥姥。的确,学费常让没有稳定收入、年事渐高的老两口愁眉不展。

“想得美,小震他妈死后,小震一直跟你们生活,十多年了,他连一声爸都没叫过我,早跟我没啥关系了。如今看我有钱了,你又来找我,是何居心?我要是把钱给你,你们老两口独吞了我也不知道。”刁新一脸的不屑和冷漠。

“你咋说这样的话?当初小震他妈去世后不到一年,你又组了新家庭,有了女儿,小震和继母相处得不融洽,我们才让小震过来跟我们一起生活,再说这些年,我们也没问你要过一分钱,现在我和小震姥姥都老了,挣不了钱,还多病,你就能看着小震不去念大学吗?再怎么说,小震都是你的亲儿子啊。”

“我不管,爱谁管谁管。”刁新一摆手,留给老人一个决然的背影。

“我要起诉他!”小震愤怒地说。

“小震,别闹,他是你亲爸爸呢,将来我和你姥姥没了,他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了。学费的事儿你不要担心,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咳咳咳……”隔着听筒,姥爷的咳嗽声震得小震眼泪哗哗。

放寒假没几天,姥爷雪天去捡垃圾,摔倒了。小震在医院附近的超市找了一份钟点工的活,白天黑夜地熬,有时候感觉很疲惫,疲惫的时候就想妈妈,想那个叫刁新的男人为啥那么狠心。想着想着睡着了,梦里的妈妈还是他七岁时记住的样子,那么年轻,那么漂亮。

一天深夜,同病房住进来一位女孩,一阵慌乱过后,几个人相对目瞪口呆。那个女孩是小震同父异母的妹妹小美,没想到一家人以这样的方式相聚。

小美只是擦破一点皮,恢复得很快,没几天就可以出院了。爸爸去办理出院手续,妈妈去退租来的床、被。小美凑到小震耳边说:“哥哥,你放心,我不会让爸爸独吞那些钱,将来我也不会独吞爸爸的家产的。你是我哥哥。”

原来,小美听爸爸显摆如何拒绝小震的外公后,说爸爸不给哥哥钱是不对的,爸爸坚持自己的立场,小美吓唬说如果他不要哥哥,她也离开家。爸爸把她锁在房间里,她就从窗户跳了下去,幸好是二楼。

手机响,是小美的电话:“哥,爸爸晕倒了!”

刁新因喝酒引发脑出血,病情危急。小震让小美照顾姥爷而他去照顾爸爸,因为姥爷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而昏迷的爸爸需要人不分昼夜地按摩、翻身。直到刁新恢复意识,医生说已度过了危险期,小震才松了一口气,推开病房的阳台门走了出去,风已不再凛冽,远处的树梢已有了隐隐绿意,春天就要来了。

新房子分下来,刁新来接姥爷、姥姥,还有小震。小震没有说话,抬头望向天空那暖暖的太阳。

王举芳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