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萃 > 正文

二两油条

东方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村里子静静的,村头老树上的鸟窝也没了往日的叽叽喳喳。

李叔这几天总是早醒,凌晨四五点钟醒了就再睡不着,头昏昏沉沉的,血压高一年多了,医生嘱咐坚持吃药,他总是答应得好好的,回家就不吃了,一盒药吃了半年还没吃完。

李叔膝下三个儿子,都在外面有体面的工作,老伴哄孙子去了,儿子叫他一块去城里住,可他和黄土打了一辈子交道,不愿离开老窝。儿子们都争气,也都挺孝顺,每年给李叔不少钱,李叔想起来心里都美滋滋地。

“卖——油条喽!”一声高亢的“女高音”传来,李叔一骨碌爬起来,穿上衣服,到院子里朝外面嚷了句:“卖油条的,等一下!”然后返回屋里拉开抽屉,翻出几个一元钱,在手里顺了顺,数了数,正好四元钱。出门一看,卖油条的中年妇女在大街上停着,身边围着三五个买油条的人。

李叔老远就问:“油条多少钱一斤?”“三块五。”“不是三块吗?”“那是几天前的价了,现在什么东西都涨价,三块买不着了。”卖油条的一边麻利地称着油条,一边说。“便宜点,三块四吧,给我称一斤。”“三块四就三块四吧。”李叔挑选了几根炸得火候恰到好处,外形比较蓬松的油条,看了看秤,带着油条回家了。

像往常一样,李叔去东屋找出杆子秤来一秤,油条八两,一斤油条竟然少了二两。李叔顿时气上心头,一溜小跑,出去找那卖油条的妇女。卖油条的已经走远了,李叔提着油条一边吆喝“卖油条的,住下,为啥不给够秤!”一边跑了起来,卖油条的不知是没听到还是怎的,骑着三轮车没有停下的意思。李叔气得火冒三丈,加快速度追赶,旁边有人驻足观看。突然,正跑着的李叔软绵绵地倒在地上,手里紧紧攥着那斤油条。旁边的人赶紧去村卫生所叫了医生,医生看了看地上昏迷的李叔,嘱咐旁边的人拨通了120。十几分钟后,120 的医生来,把李叔抬到车上,可没等到医院,李叔已经没有了呼吸,李叔得的是突发性脑溢血。

前街小宝捡起地上李叔那斤油条,去肉杆子上一秤,一斤足足的。

谭德云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油条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