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萃 > 正文

远去的说书艺人

有些年没听过,甚至没见过走村串巷的说书艺人了,偶然睡不着想以前的事,就突然想起了这茬。

多年前的一天傍晚,村寨门口有说书的,支个架子鼓,敲几下,唱几声。天还没完全黑下来的时候,说书的就不正式开始,他要等下地干活的大人,要不然第二天就收不到一家一茶缸的粮食。因为第二天要期末考试,我放学早,看完电视出来正赶上,就站着听。讲的是朱元璋起义之前当和尚讨饭,说书的不说朱元璋,说朱洪武,他用方言唱,我听成“朱红雾”,觉得名字好奇怪,隔天就回家翻那本后面附有历代皇帝姓名年号的字典,原来是洪武,朱的年号,不是名字。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说书这门艺术,觉得唱腔难听,因为流浪的说书艺人男性居多,你想一个草根农民大叔大伯,抽惯了旱烟袋吃多了土里刨的食,还能剩下多好的一副嗓子呢?扯着略微沙哑的嗓子在哄闹的寨门口喊唱显然不够,还要不断地敲鼓,“咚咚当当”,和着竹板的“哒哒”声——我不喜欢,只希望说书的讲快点,而且我坐得就靠前,鼓声一响震耳朵,就讨厌。

讲了一段朱元璋,天渐渐黑了下来,下地的人陆陆续续围拢来,说书的却鼓槌猛地一敲,鼓噪声戛然而止--他停下来不讲了。我意犹未尽,说书的却就近人家搭伙去了。人们慢慢散去,各各回家吃饭了,剩下几个听闲的老人和一群撒着脚丫,光着屁股撒欢的破小子。

第二晚说书的吃完晚饭敲了一阵“喊客鼓”,就正式开场了。这回并不接着讲朱元璋,而是讲了一个王芳捉妖或是捉鬼的故事,听名字莫非还有鬼怪?有点好奇心切,想要赶快知道故事情节,虽然也有点害怕和紧张,怕一会不敢走黑路,晚上不敢到院里尿尿。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了恐惧,不过位置往后挪了挪,躲在大人窝里,心里踏实了。听起来也是说岳一类的历史演义的故事,不过人物没听说过,就不太有兴致。

鼓声减弱,唱声渐消的时候,我还想等明天考完试听个全场呢,不料,第二天上午下了场暴雨,说书艺人叹了声天公不作美,背起他那副行头,拎起沉甸甸的粮袋,戴上一顶大檐帽,踩着泥,趟着水就走了。

我从学校回家的路上见到他了,我很兴奋,却又觉得遗憾,他并没有认出我来,我却在他擦肩而过之后呆在雨里看着他远去,看见他大步流星地前行,腰里别着的搪瓷缸上,雨水从他的帽檐上滴下落在上面,一声声地,滴滴答答……

董明辉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