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萃 > 正文

身份证事件

父亲的身份证找不到了,父亲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拿了他的身份证。我想了想,前一段时间,我拿身份证给父亲办医保手续,我印象中已经还给父亲了。父亲说,我翻箱倒柜都找不到呀。我安慰父亲,你慢慢找,别着急。我回家也找找看。

我把平时放证件的铁盒子从抽屉里拿出来,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父亲的身份证。我印象中,每次用完父亲的身份证立刻还给父亲。我清楚地记得父亲当时接身份证的时间、地点。我非常肯定地说:“爸,肯定是你老糊涂了,自己的身份证都不知道放哪儿了。你再好好找找吧。”

那段时间,找不到身份证成了父亲的心病。父亲只要一看到我,就说,我就记得身份证是你拿走了。我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我确实是还给你了。肯定是你记不清了。父亲有些伤心有些无奈地说,唉!人老了,没用了!连个身份证都保存不好。

半年后,父亲不得不到派出所重新补办了身份证,心中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一年后,我在整理我的证件时,一个硬硬的卡片从我的医保证夹层里掉下来——居然是父亲的身份证。想起我当时埋怨父亲的情景,一阵愧疚之情油然而生。真不知道如何将这个身份证还给父亲。犹豫半天,我回老家时,把身份证带了回去。

为了不显得尴尬,我举着身份证,对父亲说:“老爸,恭喜你!你不仅是有身份证的人,而且是有两个身份证的人。”父亲的眼睛里跳出惊喜来,连连问:“在哪找到的?在哪找到的?”我红着脸说:“在我的证件里夹着了。”父亲埋怨道:“你这个孩子,我说嘛,就是你拿走了,你死活不承认。这些天,我心里可别扭了,我一直都怀疑自己得了老年痴呆,看来我没有得老年痴呆。”父亲既有失而复得的兴奋,又自我调侃,不使我过于尴尬。

看着父亲,我突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

田秀娟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