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萃 > 正文

金色的葵花

从家到早市,要经过一段林荫路,林荫路西侧,是城郊的庄稼地。一大片金色的向日葵,形成金色的海洋,俨然一道独特的风景。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来到早市上,早已人影绰绰。我想买鸡蛋,于是,顺着人流,走到一个卖鸡蛋的老奶奶面前。老奶奶七十出头,短袖月白小褂,有些褶皱,一条灰色棉布七分裤,膝部向前拱成弧形,本来就有点弯曲的腿,更显得短了。老奶奶住在附近的村子,熟悉老奶奶的人都说,她养的鸡不多,但是她从不喂鸡饲料,都是一色的米糠麦麸玉米粒,她的鸡蛋是货真价实的土鸡蛋。所以,人们都情愿多花点钱,也愿意买老奶奶的鸡蛋。

我挤在人群里,跟老奶奶要了个塑料袋子,跟人们一起挑着鸡蛋,一会功夫,空的鸡蛋托就摞了老高。我排队挤在老奶奶的电三轮边,等着过称结账。这老奶奶也真够忙的,刚称完一份,还没顾上收钱,下一份的顾客早已迫不及待,把盛有鸡蛋的袋子蹲在电子称上。所以,老奶奶一边称着鸡蛋,一边收上一份的钱,耳不聪目不明的老奶奶,真有点手忙脚乱。我把装好的鸡蛋放在电子秤上,刚称完鸡蛋的那个男人就催老奶奶找钱。老奶奶找了钱,又忙着称我这份。走出几步的男人,突然又回来了。扯着沙哑的大嗓门,“错了,算错了!”出错时常有的事啊,用得着这样高声大嗓?我朝他投去不满的目光,再看老奶奶睁着无神的眼,疲惫,浑浊,我心疼了一下。老奶奶对我说着“你的是39.元”,见我忙着从钱夹找钱,“大嗓门”见缝插针,“大妈,您多找我一块七。你算算,”老奶奶按着计算器,果然是错了。老奶奶接过男人递来的一块七,放在盒子里。男人远去,人们小声嘟囔着,“这人长得挺凶,心眼蛮好!”“就是,人不可貌相呢。”“老人不容易,谁好意思沾老人的光?”“是啊,鸡蛋利润小,要是赔出去,还不如不卖。”人们正议论着,老奶奶扭头冲着我问:“你给了我多少?”我举着50元钱,笑着说 “老奶奶,我还没给您钱呢!您找吧,我的39,找我11元。”老奶奶一边找钱,一边摇着头说,“哎,这脑袋真不够用了!这世上还是好人多!”老奶奶递给我11元,那张河流纵横的脸上,沁着汗珠,菊花满放。我折步往回走,清风拂面,一股透心的舒服,袭遍全身。

回来的路上,阳光已经穿过树梢,我行走在树影间,远远地看见,那片向日葵,朝着阳光,微笑着。那句“世上还是好人多”,萦绕在耳边。是啊,虽说百人百性,但人们的共性就是善良。这善良,就像这金色的葵花,永远心存美好,追逐阳光……

姚影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