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关注 > 正文

爱上了不该爱

我在公司干了五年,算得上公司的老员工。平时也是一个人,只有到了周末,才能到距离100多里外的省城与妻子见面。

本来,我无意闯入娟的生活。这天,我在办公室看到过她看过一本书,名字好像叫《我的名字叫红》,一本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现在记得不太清了。那天下班顺路经过时,突然想起这件事,于是,就来到了她租住的房间。

娟告诉我,她感冒了,发起高烧。这时,我才注意到娟的头发很乱,脸色十分憔悴。因为娟也没有料到我会走进她的房间,小小的房间显得有些凌乱。当时正值寒冬天气,屋内没有暖气,连暖气扇也没有,暖壶里也没有装开水,到处冷冰冰的,让人不由心生寒意。

如果这时我拿起书就离开,显然不合时宜。于是,我迅速来到楼下买了一包水饺,烧点热水煮了,顺便丢些紫菜,还有小虾米,再浇些酱油醋,淋点儿香油,就是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汤饺儿了。

当我把饭做好端到桌前时,娟已下了床,洗了脸,开始坐下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把一大碗水饺吃个底朝天,这时,她的整个人好像一下子精神了好多。

娟告诉我,我做的水饺和她外婆做的汤饺儿很相似,让她感觉到久违了的温暖。这时,不知怎么,我突然涌出一种说不出的温馨和感动,觉得娟吃着水饺,竟然比自己吃着还要开心。

随后一段时间,娟的感冒时好时坏,我不时来到她的房间里照顾她,于是,我渐渐知道,娟很小没有了母亲,一直跟随外婆在小山村里长大,靠着自己的勤奋和坚韧,后考入大学,并找到了如今的工作,有了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而且,娟性格文静,聪明乖巧,做事认真,没有普通女孩的娇气、虚荣,还有和我一样爱好读书、舞文弄墨的嗜好。

等到娟的高烧退去,我们彼此爱上了对方。尽管我有贤惠善良的妻子和聪明可爱的儿子,娟也有订婚三年的男友。

平常的日子,我和娟卿卿我我时,心中不免会涌出一种内疚和不安,担心这样下去,必然会陷入情感中不能自拔。但是,我们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对方。而且每次只要一见面,我们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和快乐,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分手的话。娟不时在QQ上跟我说:“这样是错误的,我要离开,真的!”

半年后,公司有一个培训,要离开半年。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娟争取到了这个名额,收拾起行李,匆匆离开。等到培训结束,她申请调到了一个离男友比较近的城市。

为了忘掉了娟,我删除了她的联系电话号码,清除了所有与她有关的聊天记录,狠命地忘掉我们在一起的所有细节。娟更是为了我,一次次狠心掐断我的电话,删除了我的QQ号,独自承受那种排山倒海般的疼痛,这一切都没有人知道。

后来,娟告诉我,她结婚了,那一瞬间,我默默为她祝福。

朱吉红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