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小小说 > 正文

三个鸡蛋

三个鸡蛋

王东峰

一九七八年的三个鸡蛋,从我的手中掉在地上,摔破了。

家里来了客人,母亲想做一盘韭菜炒鸡蛋,可蛋篓里个有两个鸡蛋。母亲让我去鸡窝里看看,再找几个鸡蛋。我很乐意做这件事儿,每天,我们家的鸡蛋,都是我抢着去收取。刚下的鸡蛋,带着母鸡的体温,有时候蛋壳上还有一丝血迹,握在手中,莫名地让我激动、喜欢,还有一点儿“望蛋解馋”的满足。因为我知道,家里的鸡蛋最终的归宿,都是被母亲拿到集市上卖掉,换来全家人一日三餐的油盐酱醋。

母亲话音刚落,我就迫不及待地跑出灶屋,惊得满院子鸡飞狗跳。我在鸡窝中找到三个鸡蛋,有一只母鸡因为迁怒我打搅了她的下蛋工作,很不友好地对着我的手背啄了一口。她对我不仁,我也对她不义,更何况,她得罪的是我这个“小人”!我拿起一根棍子,追打得她落荒而逃。我拿着找到的三个鸡蛋,跑着去向母亲交差。刚跑两步,我冷不防摔跤了,手中的鸡蛋甩出老远,全都破了,蛋清蛋黄流了一地。我愣了几秒钟,立刻嚎哭起来,因为身体的疼痛,更重要的原因是恐惧,我不知道母亲会怎样惩罚我!母亲循声跑了过来,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母亲气急败坏地掂起我刚才追打黑母鸡的棍子,劈头盖脸地对着我暴打,每一下,都仿佛用尽了她的全身力气。母亲几近疯狂,连客人都劝阻不了。我哭得更厉害了,除了全身难忍的疼痛外,还有母亲面目狰狞的凶恶表情带给我的极度恐惧。那天中午,招待客人的餐桌上照样有韭菜炒鸡蛋,另有一盘小葱拌豆腐,一盘炒白菜,两小碟儿腌咸菜。

三十多年过去了,可一九七八年的三个鸡蛋带给我的刻骨铭心的伤痛,却永远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成为我难以释怀的心结和阴影。我常常在心底怨恨母亲,至于吗?为了三个鸡蛋,将我朝死命里打!直到有一天我回老家看望母亲,她中午炒鸡蛋时,失手打破了一个,我趁机提起三十年前的这件事。母亲长叹了口气,对我说,“要是现在,你就是摔破一框鸡蛋,妈也不会生气打你,还不是因为那时候太穷吗?你不知道妈那天有多作难,跑了好几家,才借来五个鸡蛋……”母亲说完,抹起了眼泪。我轻轻地喊了一声“妈”,释然地笑了。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