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诗歌 > 正文

父亲的挎包

父亲的挎包

刘卫

父亲不喜农事,一直在镇上鼓捣一些小生意。夏天倒西瓜,冬天卖木炭,而大多数时候则是拖着板车沿街叫卖干货,如蒜头、小天椒、胡椒粉、辣椒粉、黄花菜、黑白木耳等。小镇人家大多不富裕,购买力有限,有时转悠一天,也只能赚点零角票。为了省钱,他从不搭长途车,几十里的山路完全靠拖着板车徒步回家,有时投宿在镇里的亲戚家,有时随便找个便宜的小旅馆睡一宿。直到他认为攒足了一定的生活费后,他才舍得拿回家交给母亲。母亲不但要照看我们几个小孩子,还要种咱家那几分地。其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在我的记忆力,父亲出门时总爱带上那个硕大的自家缝制的黄帆布“军用包”,带子很结实,能承受很大的重量。细心的母亲在包里缝了好几个夹层,底部用来装散钱和本钱,有扣带。还有几个兜兜装干粮、搪瓷杯、饭碗、毛巾和换洗的衣物等,所以显得鼓鼓囊囊的。每次出门,父亲把挎包套在板车的把手上,拖着满载的货物,母亲牵着我们几个一直把他送到村口,柔柔的双眼充满了温情,那时没有电话,父亲啥时回家全凭感觉。生意差时要守很长的时间,赶上过节前,赚得稍多时,父亲回家的概率就短些。

有一次春节前,一连好多天下着雨,通往村里的小路变得坑坑洼洼,泥泞不堪。母亲望着村口的方向,不停叹着气,说,你父亲在外有多难啊!但愿他没病没灾地平安地回来。

像是老天有感应,淅淅沥沥的雨帘里,我隐约中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艰难地拖着板车前行。哪不是父亲吗?屋里一阵欢呼,我们激动不已,冲进雨中,大大小小地齐动手,帮他把板车弄了回来。车上剩下一小半货物,大风一吹,油毛毡没全遮住,我们赶紧把东西搬进屋。虽然裤管上还淌着水,父亲迫不及待地把用废旧塑料膜包了几层的军用包摆在桌子上。

换了干爽的衣物,喝着母亲熬的热姜汤,我们围着父亲带回的“战利品”欣喜不已,发出阵阵惊呼。父亲吧唧吧唧吸着旱烟袋,连声说:“娃儿们,包里面的东西没打湿。让你娘掏,看我带回了啥宝贝。”泡泡糖、好看图案的宝珠笔、塑料封面的练习薄、发卡、蝴蝶结、甚至还有一个小游戏器,看都看不过来。当然最里层还有他这次发的“大财”,零零碎碎的钱,数下来,竟然有一千多块。母亲兴奋地嘀咕,他爹,这过年的钱够了,好好地在镇上买些鱼肉和新布料,让娃儿们过个好年。他们馋得不行。明年的学费也不差啦!

父亲接着讲起,他的观念变了,赶在过年前把东西拖到县城去卖,虽然路程更远,但这趟绝对值。县城的人有钱多了,又赶上春节,干货没几天就卖了大部分,趁空闲,帮人拉了几趟货,赚了点苦力钱。发了平生最大的一笔财。以后娃儿们就考进县城的中学,他就在那儿做生意,还可以照顾我们,直到一个又一个地考进省城里的大学。

那个军用包伴随着父亲走过了很多年,破了补,背带换过两次,用得分不清原色。父亲用它盛满了辛勤、艰难、希望和亲情,也承载着他颠沛生活的全部家当。父亲一生爱用包,我们也跟他买过各种材质和款式的挎包,背着更像新时代的老生意人,而他最难以割舍的是那个旧军用包。看到它,父亲总是感叹万千,思绪绵绵。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