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小小说 > 正文

寄存的爱情我不要

她失恋,我牵挂

认识艾红是2009年的中秋节,那时我在一家餐厅做领班。一天,在靠窗的小桌旁有个女孩孤零零地坐着。脸上的表情很凄凉。眼圈红红的。

我想她也许是想家了,就走过去问道:“你没事吧?”女孩看了我一眼,凶巴巴地吼:“碍你么事!”我一愣,但马上就乐了。她说的是我们那里的方言,老乡哎。

我赶紧用方言接她的话:“怕你是过节想家咧!”

她的声音也软下来:“遇人不淑,被人甩了!”

原来是失恋了啊。我心想那人也太不厚道了,甩人也别赶在团圆的节日啊。看她是一个秀秀气气的女孩,我有些同情,就对她说:“嗨,你吃完了坐会儿,我下班了跟你聊,好吗?”

她眼一翻:“我说过要跟你聊吗?”说完走出了餐厅。

就这样,我心里牵挂上她了,每次上班总忍不住往她坐过的位置多看几眼。

那一天她又来了,我脱口而出:“你总算又来了!”

她眉一扬:“哎,我等你下班。”[page]

  她在我这里寄存爱情

她叫艾红,在一家小公司做文员。聊了几句家乡的事儿,她问我:“你还没有女朋友吧?”

我的心怦怦跳了起来:“没……没有呢。”

她说:“那……我把我的爱情寄存在你这里,好吗?”

我没明白她的意思。茫然地看着她,没有吭声。

我觉得这跟自己憧憬的爱情不太一样,她却急了:“怎么了你?拿架子啊?我的爱情可不是随便哪儿都愿意寄存的。看你长得不难看,心眼还行,这才挑了你的!”

说实话我有些喜欢她了,不忍心拒绝她。再说我心里还存有一点幻想:说不定弄假成真了呢?于是答应了。可我心里也有些不踏实,不知她什么时候会抽身而去。[page]

  我付出诚心,她不断存取

果然她要取走她的爱情了,她说她找到了真正的爱情归宿。那是一个长得比我帅气、薪水有我四倍的公司白领。我眼睁睁地看着她离我而去,喜滋滋地奔向她的白马王子,心里空落落的。

大约两个月后的一天,艾红又出现在店里。见了我,她像见了亲人一样地哭起来,我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更用心地对艾红好,我想让她成为我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她喜欢吃老家的红薯干,我特地回家给她带来一大包。她说她们公司分给她的办公桌没有键盘格,电脑键盘和鼠标都放在高高的桌面上,用起来膀子酸疼,我就去帮她把抽屉改造成了键盘格,她打起字来舒服多了。

但是艾红总是打击我的幻想,时时提醒着我们的关系,她把红薯干嚼得嘎嘣嘎嘣响时会对我说:“你不错,真够哥们儿!”我把她的桌子改造好时她拍拍我的肩:“手真巧,以后一定让我最好的姐们儿嫁给你!”

我总是希望时间改变一切,只要我诚心,可我的诚心还是没有留住艾红,这次她爱上的是一个美发师。但没多久我就接到了艾红的电话,她在电话里不说话,一个劲儿地哭,哭得我心里软软的。

我怨她,又有些可怜她、心疼她。艾红眼泪汪汪地看着我:“你真是个难得的好男人,也许我应该试着跟你谈一场真正的恋爱?”

我郑重地回答她:“我愿意跟你从头开始。”[page]

  不当她的爱情备用胎

我们像模像样地谈起了恋爱,艾红说她跟我在一起觉得特别的安全,也特别的温暖。我甜丝丝地想,这回她的爱情总应该在我这里扎根了吧。哪知道过了一段时间,艾红的笑容又越来越少了,还经常悠悠地叹气,像是有什么心事。

一次我偶然听到她和姐们儿的对话:“其实到现在为止,我还是觉得他不够理想,但我总得有个保底的,发现好的就飞,实在没好的就和他将就过了。”

我大吃一惊,艾红啊艾红,原来你仍然在寄存你的爱情,原来你不过把我当成了备用胎!气愤过后,我冷静地反思了我和艾红的几起几落,觉得这场所谓的爱情里,其实一直只是我的独角戏,而对艾红来说,它不过是一场游戏。

于是我决定不再当爱情的备用胎,寄存的爱情,我真的不需要。

王建军

责任编辑:段婉露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