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小小说 > 正文

两角烟钱

牛根使劲掐着大腿,双腿还是不听使唤。一捂口袋,瘪瘪的,牛根坐在竹椅上生着闷气:这小顺子,要磨叽到啥辰光。

牛根说的小顺子名叫德顺,比牛根小不了几岁,也七老八十了,可牛根老是这么叫他。年轻时,德顺要是立在牛根边上,那简直是小毛驴跟大黄牛在一块儿,没得比。

牛根起初跟德顺也没啥交往。牛根祖上是北方的,为避战乱,才逃到月河庄落户。牛根最瞧不起脑袋削得贼尖的家伙。倒是有一回,生产队派两人去城里卖西瓜,碰到几个小瘪三过来捣乱,牛根一火,跟他们干上了。尽管牛根劲大,可对方人多,正当他有点顶不住的时候,没成想德顺竟抡着柴刀没头没脑胡劈过来,吓得那帮家伙一个个跳水跑掉了。德顺急红了眼,想下水追去,被牛根一把提溜了回来。这小子倒还有股子劲!打那以后,牛根对他高看一眼。

牛根正寻思间,德顺挎着竹篮赶集回来。

德顺掏出包“牡丹”烟:老犟牛,这老胳膊老腿啊,到底还是硬不过岁数吧?

牛根嘟囔着拆开烟:去你的,有人说后生家时力气大的,到老来身子败得快,我哪像你个老猢狲,成天病猫子似的不肯使唤力气!多少钱?

三块五。

牛根眼一瞪:啥?我每回买都是三块三啊!

德顺一愣:刘寡妇店里买的,我瞅着别人也是这价呀。

牛根沉着脸:哼!啥价钱你清楚着呢,都说矮子肚里疙瘩多,你……

德顺手里提溜的竹篮只打晃:你意思是我讹你钱?老犟牛,天凭良心,连我你都信不过,还是爬高烟囱去吧!

烟被牛根重重砸在顺子竹篮里:我就是不抽烟,也不能让被黑狗叼了良心的杂种骗钱!

日子就像河浜里的水一般淌得缓慢。德顺再也没过来。[page]

这老鬼心里发虚了吧?包产到户后他家劳力少,田里剩下的稻子哪回不是我帮着挑上来的?现如今我动弹不了了,他这么对我,就不愧得慌?老婆子,你说说是不是?!牛根瞅着拐杖顺不过气来。

拐杖是老婆子烧香带回来的,那时牛根腿脚还利索,老觉得买这玩意儿没用,糟蹋钱。没想到老婆子过世后,牛根竟然一刻都离不开它了。

牛根整天都琢磨着这桩事。他想弄明白,德顺为啥昧着良心讹人。不过,不过除了想这事,牛根也真的没啥好想。儿子出国了,叫他去,牛根愣是不肯,话都听不懂,去个啥?

牛根家离了别家很远,平时除了德顺 ,很少有人过来。

德顺终于还是没来。一个多月后,倒是他儿子一大早跑来找牛根,递给他一包刚拆封的“牡丹”烟:我阿爸昨晚过世前,叫我把烟给您。

牛根愣住了:上个月他不是还好好的吗?

那回赶集回来后,阿爸一声不吭,第二天就中风了,再没下过床。

牛根捧着烟,左思右想,越想越糊涂!不成,得找刘寡妇问问。刘寡妇年轻时就守寡,在集镇上开个杂货店。那会儿乱,有回几个无赖拿了东西不给钱,刘寡妇哭喊着追过去,正好被牛根撞见。他二话没说,三下五除二收拾了那帮家伙。牛根说:刘寡妇是我远房亲戚,谁敢乱搅和,哪个前爪搅的,打折哪个。

一路上,牛根有点丧气。想想当初自己挑着担子去城里,都不带歇腿的,而现在去个镇上,也足足挪了大半天,牛根真是觉得自己老了。

刘寡妇见牛根来,大老远就过来搀。坐在小店外板凳上,牛根喘了好久。[page]

有人买烟,也是“牡丹”烟,刘寡妇收了三块五。

牛根揉了揉眼,呆了。唉,看来是错怪小顺子了。

牛根取出三块五。刘寡妇给了烟,还有两角钱。

牛根把钱放回柜台:错了。

刘寡妇从店里出来,把钱塞进牛根口袋:见外了,牛大哥,虽说现如今治安好了,可当初要不是有您护着,我们孤儿寡母的哪有啥安生日子呀。

牛根问:那你卖我烟,不是亏了吗?

刘寡妇说:不亏,进价。

牛根半晌说不出话来,拐杖,在他手中一个劲晃动。

傍晚,牛根点上一根烟,放在德顺的墓碑上,自己也点上一根。

小顺子啊,咱老哥俩有啥讲不清的,你呀,气性怎么就这么大呢。

青烟袅袅升起,忽左忽右,绕个不停,终于,在牛根的头顶汇成一缕。

周国华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两角烟钱
责任编辑:段婉露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