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评论 > 正文

进大学招聘“包房公主”为何令人纠结?

10月29日,在贵州师范大学举行的贵州秋季大学生毕业招聘会上,有一家舞吧招聘10名“包房公主”,这让前来找工作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真的是校园招聘会么,居然会提供这样的岗位?”“什么社会哦,这种事居然明目张胆地放到大学里?”更有媒体质疑:“招聘单位的审核准入门槛是什么?‘大学校园’和‘包房公主’被招聘会联系在一起,背后扭曲的是什么?”(11月5日《贵州都市报》)

什么是“包房公主”?联想到媒体曾经报道过的东莞的性服务,很多人实际上已经在脑袋里给“包房公主”未审先判下了一个定义,至少是一种不太正经的职业。舞吧解释说,“实际上就是舞吧包房里的服务员,主要给客人倒酒倒水点歌等,偶尔会根据客人需要陪酒,但是不会做出格的事,只是为了让客人更加舒服和满意。”据此,如果非要说“包房公主”这一职业不正经,不应该到大学里去招聘,是不是又明显有点行业和职业歧视了呢?

“包房”与“公主”结合在一起,显然是一个新词,在目前正式出版的字典、词典里,都找不到这一词条,更不用说权威解释了。求助于网络,解释也不统一,有的说就是“女服务员”,有的说可以等同“三陪”或者“妓女”,有的说是“服务员”加上可以意会不好言传的“潜规则”。总之,我们可将“包房公主”理解为一种游走在合法与非法、正规与非正规之间的服务职业。于是,将它与追求高尚的大学校园联系在一起,暂时确实让人无法接受。

既然本质上是一种服务职业,为何不就直接叫服务员呢?有专家说,是因为目前仍有不少人对服务员之类的服务性工作存在偏见,称呼的变迁体现了对职业的尊重。笔者以为这纯属“扯蛋”,“服务员”的名称换成了“包房公主”,“包房公主”就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就真把自己当成公主了?说穿了,这是一种纯粹的商业逐利行为,如果不是投消费者之嗜好,商家才不会这么去尊重劳动者呢?因此,我们有必要从消费的意义上去理解异化了的“包房公主”。

法国著名社会学家鲍德里亚认为,我们正处在一个被称为“消费社会”的时代环境里,消费不再只是具有消极意义,而成为了一种积极的构建方式,人们所消费的已不是物的本身,而是它所象征的符号。在符号意义上,“服务员”与“公主”的区别显而易见,前者普通,后者高贵。长期以来,舞吧等娱乐场所的主流消费群体,一部分是正在努力从社会边缘进入社会中心的青年“屌丝”,另一部分是从过去没钱到现在有钱的“土豪”。对他们来说,消费“公主”远比消费“服务员”更容易获得“翻身做主人”的心理满足。[page]

于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包房公主”为何遭到大学校园的反感了,一方面是因为“包房公主”这一职业本身是灰色的、异化的;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一符号传递的背后意义与当下所追求的平等和谐的人际关系背道而驰。然而,令我们忧思的是,“包房公主”的招聘已经堂而皇之走进了大学校园。虽然这次“包房公主”没有招到一个毕业生,但各娱乐场所的“包房公主”中,有没有是大学毕业生的呢?有没有是大学在校生兼职的呢?如果我们还仅仅将目光放在“招聘单位的审核准入门槛”上,无疑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了。

与“包房公主”命运类似的词语,还有“小姐”、“同志”、“鸡”、“鸭子”等。当这些词大行其道、正式出版的字典、词典却又不便于收录并作出另类注释的时候,一方面,我们就必须抛弃鸵鸟心态,整个社会要正视它们背后的真实社会现象与事实,有自然合理性的,就还原它的本来面目,不具有合法性的,就要坚决取缔它;另一方面,我们就必须谴责这种对语言纯洁性漠视的现象,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教育部等就应该开展文字标准化的宣传与清查活动,及时制止这种侵害语言文字纯洁性的现象。

郭文婧

责任编辑:段婉露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