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杂文 > 正文

木匠阿昌

核心提示: 我的家乡是闽江源头的一个村子,不少乡亲都有一手绝活:篾匠、铁匠、泥瓦匠、石匠、屠户……他们靠手艺养家糊口,日子过得比其他村民更殷实些。这些手艺人不论走到哪一家,都受到主人家的尊敬。老人们常常用这样一句话教育小孩:有技不孤身,天干饿不死手艺人。

我的家乡是闽江源头的一个村子,不少乡亲都有一手绝活:篾匠、铁匠、泥瓦匠、石匠、屠户……他们靠手艺养家糊口,日子过得比其他村民更殷实些。这些手艺人不论走到哪一家,都受到主人家的尊敬。老人们常常用这样一句话教育小孩:有技不孤身,天干饿不死手艺人。

记得我小的时候,农村的房子都是木头房,盖房时立柱上梁、定椽子,做神位、安大门,东家都要选个黄道吉日,包一个红包放在神位下,木工师傅就举着一头雄鸡念念有词,说一些吉利话,俗称涨彩,杀完后就取了红包。所以,村里学木匠的有好几位。

我的远房族兄阿昌就是个木匠高手,他不仅会造屋修庙、也会制造木床、锅盖、板凳、椅子、犁头等;凡村里哪家大到修房子,小到做个锅盖小凳的都是请他。

1982年腊月20日,我家所在的自然村受到火灾,八户人家的木板房变为废墟。第二年又在原址上树柱架构。那时还能砍到粗而长的杉木柱,所以八户人家都盖两层小木楼。那时,20多岁的阿昌长得一身健子肉,为人憨厚朴实,做木匠活从不吝啬汗水,名声不错。他和我哥哥交情不错,所以我家的房子是请阿昌盖的。

楼房架子树好后,地板和中间一层都要铺一寸厚的松木板。这类松木板因为宽而厚,要去山上一块一块锯好凉干再抬回来。那时候没有电锯,只好由阿昌和他的伙计用一把长约两米、宽约六七公分的长锯到山上锯,俗称“打青山”,木工师傅一个个打赤膊,累得汗摔八瓣,午饭和点心都要在山上吃,记得次年的暑假,我去给打青山的阿昌师傅们送午饭和点心送了近二十天,累得够呛。几根大到两人合抱的松木终于被木工师傅平均剖成近百块一寸厚的板块,厚厚的锯末里渗透着木工辛苦的汗水。

后来,我哥和我结婚的婚床、衣厨、书桌等家具,都是请阿昌师傅做的,阿昌在制作出来的婚床、衣厨、书桌上,雕刻了花鸟鱼虫、龙凤虎豹,栩栩如生。他能化腐朽为神奇,把一根根废弃的弯曲木头,经过砍、推、磨等工序,制作出精美的椅子或其它木具。

阿昌的父母去世得早,他就靠一手木匠手艺,不仅取回了了邻村的“村花”,生了一男一女,都成了大学生,还帮三个弟弟取亲成家立业,第一个在村里盖起了砖木房。

如今,乡村手艺人不知不觉被现代工业化淹没了。木匠也不例外,不说木匠“打青山”的场面已经成了乡村历史,就是家里锯木板的声音也很难听到了。前几天,我在县城的一处建筑工地,看到年逾六十的阿昌师傅在一高高的脚手架上给一在建的楼房的钉框架模板。与他聊了几句,他告诉我,现在钉模板只要人胆大,能爬高层楼,是不要什么木工技术了,工具也简单,只要一把斧头、一把锯子、一个圈尺,一把锤子就行,累是累了点,但因为是做包工,每天的工钱都在两百元以上,老婆也出来给他做饭洗衣了,因为还要帮儿子在城里买房,不做还不行啊……

如今,我生活五彩缤纷又物欲横流的城里,十分怀念乡村生活,十分留恋乡村那些传统手艺。乡村失去的,不仅是一群匠人,也不仅是他们手上的传统工艺,失去的是一种心境,失去的是一种宝贵的非物质文化。

宁江炳(福建省建宁县职业中学 作者系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全国两百多家报刊发表作品210万字,出版著作四部。)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木匠 阿昌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