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大家 > 正文

“甄子”艺术家向兴海

核心提示: 从尧坝到分水,他一直与木头和铁具打着交道。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艺术家,不过在他擅长的领域里,他就是实实在在的艺术家,一位刻画“甄子”的艺术家。

  【“牛”人从业经历】:12岁开始跟着父亲学习做“甄子”的手艺,50年的做“甄子”经验让他在整个泸州都远近闻名。

  【“牛”人精彩语录】:“我做的‘甄子’在我们这块都是最有名气的,纯手工的‘甄子’现在基本上看不到了。”

从尧坝到分水,他一直与木头和铁具打着交道。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艺术家,不过在他擅长的领域里,他就是实实在在的艺术家,一位刻画“甄子”的艺术家。


向兴海正在钻木头

  “甄子”里的技术活儿

  ——“别看甄子这个东西好像费不了什么事,制作工序其实特别复杂,要做好甄子是特别困难的。”

向兴海今年63岁,生于尧坝,他的父亲是一个木匠。向兴海说,从12岁开始他便跟着他的父亲学习木工,“我父亲主要教我做甄子(蒸米饭用的蒸笼)、澡盆、脚盆这些生活器具,那个年代机械工业还不发达,这些东西都是靠手工做出来的。”向兴海回忆道。


向兴海正在量尺寸

向兴海说,做一个甄子前前后后差不多需要80来道工序,“最开始要先开木头板子,以前都是自己用手来劈板子,现在很多木料场都有机器劈好的板子,要比以前稍微省点事。然后用开刀将木头锯成相同的规格,我们叫锯料子。每一种规格的甄子对木板的规格都有要求,比如5斤米的甄子,我们就用一尺多点的木板,我用来计量木板长度的尺子叫靠尺。量出长度后,就要用平刨来打斜,这一系列的工作做完之后,就是对木板钻眼,我父亲用的是独钻,我自己发明了一个工具,我把它叫做腰钻。钻好眼后要进行拼接,在甄子外围整体成形后便要修边,最后是整体的拼装和打样。”

向兴海做出的甄子整体性和严密性都特别强,“甄子就是要端得稳,木头要匀称,要装得住,经得蒸。现在那些机器打出来的甄子根本就不叫甄子。”向兴海说道。[page]

  “甄子”里的陈年往事

  ——“以前我在尧坝做甄子的时候,有很多外地人都赶过来买,每天要做好几十个甄子。”

向兴海从尧坝搬到分水是去年的事情,以前他还未搬出来的时候在尧坝是远近闻名的“向师傅”。“我的手艺都是从我父亲那里学到的。那个时候我们没条件上学,读了几年书之后就跟着父亲学手艺。父亲在整个镇上都是很有名的木匠师傅,以前他做的甄子在镇上是最畅销的。”向兴海说:“我这算是子承父业,在尧坝做甄子的人还算比较多,但真正做的好的没有几个,有些过来旅游的人看到我做的甄子都会买几个小的回去做纪念。” 15岁左右,向兴海便将他父亲的手艺学出了火候,“我们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自然也就对学习这种新鲜的事物抱了很浓厚的兴趣。差不多三年时间我就将这些技艺都学会了,当然那时仅仅只能算是学会。”


向兴海正在拼接甄子

“我做过最大的甄子是帮一家豆油厂做的可以蒸1200斤米的大甄子,那个甄子是我和另外两个师傅一起联手完成的,足足花了两天多的时间。我平时做一个50斤米的甄子也就一个活路(一天)的时间。”

“以前我们都要自己上山去砍树,砍了之后再把木头运回来,那时天刚亮就要起床,一上山都是镇上做木工的砍柴人,大家就边聊天边干活路。”向兴海回忆道。[page]

  “甄子”里的生活百态

  ——“做甄子其实就是为了养家糊口,要不然我都不想做,这些手艺估计到我这代就断代了。”

向兴海夫妇都是做手工的行家里手,向兴海的妻子李德珍编斗笠、做扫帚、做农具在分水也是十分出名的。李德珍今年66,比向兴海大三岁,似乎正应了女大三抱金砖的俗语。“我负责做甄子,她就负责做农具。那时候孩子要读书,要上学,我们就靠着自己的手艺来维持生活,并给孩子们赚点学费。但我没有想过要让我的后代来继承我的手艺,这个行当真赚不了几个钱。”向兴海说,他们那会儿是没条件读书,他不希望他的孩子和他一样没什么文化。


做甄子的木料堆

“我们这个行当不算什么,只是现在很少看到有人用手工做甄子,有一次央视的人都来我们这里进行拍摄。手工做甄子毕竟也是一种传统技艺,等以后我不做了,可能也就没几个人还能做出这样的甄子了。”向兴海说。

向兴海做的甄子从5斤米到50斤米的跨度都有,“只要你说,不管多大的甄子我都能给你做出来。现在我还没到老眼昏花的时候,还可以再干几年。”

记者 孙骋/文 徐立宏/摄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