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小小说 > 正文

金屠户

核心提示: 尽管现在村里养猪的人越来越少,但村里的屠户万辉和金财却都先富起来了。万辉率先在村里盖起了三层小洋房,金财则在城里买了130平方的大房,还有一辆小车。可见杀猪至今仍是炙手可热的手艺!基本上每个村子里都有一两个屠户的。曾经每年腊月里,家家户户都要杀猪过年,村子里

尽管现在村里养猪的人越来越少,但村里的屠户万辉和金财却都先富起来了。万辉率先在村里盖起了三层小洋房,金财则在城里买了130平方的大房,还有一辆小车。

可见杀猪至今仍是炙手可热的手艺!基本上每个村子里都有一两个屠户的。曾经每年腊月里,家家户户都要杀猪过年,村子里从早到晚响着猪的哀嚎。金财生就一副杀猪的好身板,牛高马大,往猪面前一站,猪先怕他三分。天不亮,主人已将厚实的杀猪凳、刨猪的椭圆形大盆放至屋前的坪地上,热水也在锅里翻滚。主人将猪轰出来,金财手揪猪耳朵,三四个帮手将四只猪脚一捉,猪尾巴一拽,按上案板。但见寒光一闪,金财已将一白晃晃的尖刀捅入猪脖子,没至刀柄,手还用力抖抖。刀一抽,一股热血喷射在早已备好的盆装盐水里。猪迅即从狂嚎转入沉寂,被拖入到热气腾腾的刨猪桶桑拿,刮毛刀上推下刮,不消一刻钟黑皮猪换成白皮猪拖回案板。砍骨刀、割肉刀轮番下去,天没大亮,整条猪已被肢解装入箩筐,交由主人处理,主人回头又张罗杀猪饭,邀请乡亲聚一聚,闹一闹,分享收成。

金财是一个胆大心细的人,上世纪80年初他结婚生子,太需要钱了,他发现当杀猪来钱快。那时,农村一位屠户走村串户卖猪肉,一个月可净挣三、四百元。杀猪是个力气活,杀猪时需要帮手,瞅准这一点,金财便和万辉跟上了,开始杀猪时帮着拉猪、按猪,走村串户时帮着挑担子,卖肉时帮着吆喝。不久,金财就把万辉的手艺学到家了,平日里,金财和万辉一道合伙杀猪卖肉,到年关时,便受村民之邀独自去杀猪。

杀猪也是一门技术活。杀猪必须了解猪的生理结构,这样才能一刀致命,还要能够把每一块猪肉切割得六面光鲜。去年年底,我回乡下买腊肉材料,正赶上金财帮堂兄家杀年猪。金财介绍,杀猪的工序很多,从杀猪到宰肉一般需要3个小时:把猪杀了后,再接着烫猪刨毛,悬挂开边,取腹中内脏器官和板油,然后再取花油和翻猪肠,最后剔出骨头和分肉。技术含量高的是取花油和翻猪肠。花油不像板油那样成块,而是得小心翼翼地从肠壁上一点一点撕下来,如果技术不到位,一是不容易把花油取干净,二是容易把肠子撕破。金财介绍说:“一头猪的肠子,短的有12米长,长的有 18米。要把猪肠完好无损地翻过来洗干净,不是做这行的人做不到的。”

在那乡风纯朴的年月里,乡亲们给屠户的工钱是用肉支付的。猪杀完,东家私下以自家猪的大小肥瘦衡量一番,然后从案板上切一块肉给屠户作酬谢。屠户也不客气顺手接过肉就他竹篮里一丢,就匆匆赶去下一家杀猪。一腊月下来,屠户金财收的肉可顶得上一头猪。到了九十年代,他每到一户村民家杀年猪,东家都会自觉地拿出三、四十元钱和一包市值五元的香烟。临近过年的那一个月时间,金财几乎天天要杀上两头猪,每天的收入是上百元。而今虽然没有家家户杀年猪,但金财早已鸟枪换大炮了,他买了一辆三轮车,每天杀上两三头猪用三轮车拉着去十村八寨地卖,每天的收入都是大几百块。

金财平常种庄稼和卖猪肉两者兼顾。他家里种了5亩地,几十年来,家里的日子渐渐殷实起来,但地里的庄稼从没丢,都是上午卖完猪肉下午就去种。前几年,他开始收购生猪,又在镇猪肉市场租了一个摊位卖猪肉,实在顾不过来,田才租给邻居种。这样他贩卖生猪又卖猪肉,生意越做红火。

今年春上,金财花甲寿庆,亲朋满座,之后,他把杀猪刀置于神位下,开始信佛了,有人问他面对那花花绿绿的大钞票,忍得住?金财说:“古人说立地成佛,我老了,不能再杀生了,也要修修下一辈的了!” 

宁江炳(福建省建宁县职业中学)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屠户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