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小小说 > 正文

最牵挂的人就是你

核心提示: 国庆长假,他决定回家。原来他一毕业就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小县城工作,父母一直不满意。有一年,父母在家托亲戚告朋友为他在家里找了份工作,可是他死活也不回去,说在家在外一个样。那时他已爱上了一个本地的姑娘,父母没法只好由他去。他的车票是早上的,而头一天晚上,夜很

国庆长假,他决定回家。

原来他一毕业就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小县城工作,父母一直不满意。有一年,父母在家托亲戚告朋友为他在家里找了份工作,可是他死活也不回去,说在家在外一个样。那时他已爱上了一个本地的姑娘,父母没法只好由他去。

他的车票是早上的,而头一天晚上,夜很深了,他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她发过来的。他打开一看,那短信是:“我做了一个梦,怕怕的,心现在还咚咚的跳。”他就拨手机过去问:“你做了一个什么梦?”她就说她不知因为什么,一个人来到一大片树林子里,树林里有狼有蛇。她还说那些狼和蛇不吃她,她也很害怕。他听了,就笑:“你胡思乱想呢。”平时她睡不好觉,光泽的脸就黯然许多,明亮的眼就会失神许多,他说:“明天你还要送我到车站,我可不想看见你一副黑眼圈。”

是的,她和他说好了,他国庆回家,她决定送他。可是在家里留宿的她怎么能安然入睡呢?所以,睡不着,她就给在单位宿舍住的他发短信。第二天,他还没起来,她就来了,左手拎大包,右手拎小包,似乎回家的是她而不是他。她说:“车上东西贵,我给你准备一些吃的。”平时他喜欢吃甜食,两个包里都是一些各种各样的甜点心。他说:“十来个小时就到家了,这么多零食吃不完呢。”她笑笑:“又不是让你一天吃完。”

他上车了,隔着窗玻璃朝外望。她呢?如雕塑一般凝视着他。列车向前开动了,她生死离别似的还在那儿不动。不,她好像是动了一下。这一下,是她抬起手臂擦去她眼眶里流出来的泪水。说真的,她对自己的这份感情这份爱一点儿不自信,几乎没有坚实的东西,好像她只要轻轻的一碰,它就一下子碎了。

半年前,她随他去过他家一次。给她的感觉,他的父母还不错,还是很欢迎她这个外地未来媳妇的。可是很快他的父母就表现不快。当时,他莫名其妙,她更感到困惑。后来他告诉她,他的父母问她许多话,她都不理睬,装作没听见。她听他这么一说,急得面红耳赤,一个劲的申辩,说他的父母根本没有和她说些什么。

他父母问她话时,他也在场。那时他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一定是她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过去,她说过她的妈妈年轻时耳朵好好的,可是后来不知因为什么耳朵背了。从那以后,他试着小声跟她讲话,有时她真的没有什么反应,也就是她听不见。现在回想起来,她一定是间歇性耳聋。他父母说:“你在外地工作我们就不放心,再找个耳朵有毛病的姑娘可咋办啊?”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儿,笑着对父母说:“白内障都能重见光明,耳朵失聪也能治好。”他的父母还是一个劲的摇头叹息。

在家里,又是夜深人静,他的手机又响了,还是她的短信。她的短信是:“心情有点不好。”他先用短信安慰她,然后就下了一个决定:提前回单位,回到她那儿。他想,不管她耳朵将来如何,他都不会离开她。可是这个决定他没有提前告诉她,他想等到他到了单位,到了她的身边,给她一个惊喜。

以前一放假他就匆匆回家。回到家里,见到父母,悬着的心就如石头似的落了地。如今呢?身在曹营心在汉,有了另外的一份牵挂。所以 国庆假日第三天,他就返回单位了,他来到了她的身边,她又惊又喜,不知说什么好。可是转而她又责备他,责备他提前回单位,伯父伯母肯定会伤心的。他说:“我谎说七号车票不好买,父母就不说什么了。”她还是嗔怒他:“一年到头,你回不了几趟家,为什么要骗伯父伯母啊?”他说:“国庆举家快乐幸福,可是你心情不好,怕怕的,心咚咚的跳。如今我最牵挂的人就是你。你是我今生最牵挂的人。”这时,不知因为什么,她的耳朵似乎又被什么东西堵塞似的,他的话,她又听不见了。他很想大声把话重复一遍,可是周围是那么的静,夜是那么的深,就连爱唱歌的秋虫也似乎歇息了。他掏出手机,把刚才他说的话啪啪写在了手机上。写完,揿下“发送”键。她的手机很快响了,可是她没听见,不过手机的震动如跳动的心脏一样,她清清楚楚感觉到了。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她迅速打开手机,看那短信,两行晶莹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流了出来。

陆琴华(安徽省固镇县谷阳高级中学)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牵挂 的人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