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杂文 > 正文

益友之言如芳菲怡人

核心提示: 我和同一个城市的金芳、商城的阿荃、还有信阳的井阿潇,我们都喜欢写作,在《信阳日报》周末副刊上,或者《大河报》茶坊版面上,时常都会陆续的发表一些文章,我们虽不能经常见面,但各自心灵是相通的。一次,在灵山笔会时,我们又见面了,早已是惺惺相惜。那天,我们都在宾

我和同一个城市的金芳、商城的阿荃、还有信阳的井阿潇,我们都喜欢写作,在《信阳日报》周末副刊上,或者《大河报》茶坊版面上,时常都会陆续的发表一些文章,我们虽不能经常见面,但各自心灵是相通的。

一次,在灵山笔会时,我们又见面了,早已是惺惺相惜。那天,我们都在宾馆一个房间。夜晚曲终人散,我们兴致勃勃回到房间,一边喝着信阳毛尖茶,一边闲聊着。那是很怀念的日子,也是久仰久盼的日子。

那时,我们谈写作、探讨人生与理想,各自拿出发表过文章,传阅彼此被对方收藏的小文。在谈笑中,也发一些生活中的小牢骚。正在谈到高兴时,灵山宾馆意外地停电了,阿潇有过公安办案经历,她机智地冲过去,拉开宾馆桌子抽屉,摸黑拿出半支蜡烛,我们几乎欢呼跳跃起来。

过了一会儿,宾馆备用发动机启动了,整个房间,又明亮起来,《信阳日报》报社里的几位编辑,及几位文友,都邀请我们到四楼会议室跳舞。我们不愿去跳舞,并不是不屑跳舞,而是舍不得文友的相聚机会。分分妙妙,都不愿错过,我们谈创作体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进入梦乡的。

从那次灵山笔会回来,我们的友谊,便一如既往,在电话里联络,还有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我们都是有理想、有志向的女人,只要有更好的交流机会,都会探讨写作上怎么选题,怎么投稿的权宜之计。那些共同走过来的日子,也算是惺惺相惜姐妹。只要留意关注彼此写作近况,时常也会在诸多的报纸上、杂志上,都能读到彼此的美文,分享到彼此的快乐,并能分享彼此的创作心得与感受。

时间过得很快,整天围着家庭、工作各自忙忙碌碌,但也没忘记促进彼此写作,给予一种精神支持,也为这样的友谊,而感到高兴,但也再为对方担心与忧郁,毕竟各自牵挂着彼此,这种交往,并不是简单的写作,而是变成生活中朋友,我觉得这种定位,最为合适的。

后来,阿荃家里盖房,她写的作品,逐步减少了,并没有忘记打电话过来,了解一下我的近况与写作生活,我也经常激励她,不要放弃自己的写作生活,时时刻刻把发稿信息告诉她,担心她会在写作路上,中途变卦。那个风风火火的阿潇,也许她的手机,已经换号码了,虽说我们联系少点,我却能够从文友那里得知她的生活现状,她已经出一本《晴窗温笔》的文集了,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她祝福。

如今,我随夫南下,生活在异地他乡,已经有四个年头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少不了怀念她们。那些历史碎片,美好的记忆,都尘封在心里。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通过自己的努力,也发表不少文章。一路上,又结识许多新文友,不能忘了老朋友,我们还在电话里,保持联系,一年又一年,很快过去了,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家里自由撰稿,我们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算不上太好,也算不上太坏。我跟陈荃,还能经常在电话中联系,说说各自所在生活工作,事业发展与下一步写作计划。还少不了大发牢骚,我们也会谈起生活、工作、家庭与孩子,阿荃也会报怨领导对她的压制,还有不公平工资待遇。我也会跟她倾诉心曲,总觉得在家里写作的生活,没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没有表现自己的机会。

但我们之间的交往,毕竟只是交往,还是要通过自己努力工作,更好的改变生活。阿荃的房子,渐渐的盖好了,阿芳跟我,虽说只是在一个城市里,但我离别家乡,生活在异地他乡,我们彼此只能通过QQ视频,或者电子信箱交流,我让她们到副刊投稿论坛,她们已经开始写作了,也看到她们写作有了进步,由衷地为她们而感到欣慰。现在都市人的心情,都是很浮躁的,她们能静下来坚持写作很难得。我和阿荃、阿芳相约到下一次笔会聚会,那时还会再谈谈人生与写作。

这么多年,一路走来,我跟阿荃、阿潇、阿芳之间的友情,越发浓郁。彼此吐露心声时,那种感觉犹如品味一剂心灵氧吧,可谓是益友之言如芳菲怡人。人生之路上,那些惺惺相惜的日子,我很珍惜。(1500)

段玉梅(东莞职业技术学院)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益友 之言 芳菲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