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小小说 > 正文

请柬如潮

那天下班,老婆已先行到家。她坐在沙发上,摆弄着一大摞红色的请柬,摁着计算器,喃喃有词:“这张是大侄子的,赶在中秋结婚,起码要送三百;老舅子的外甥女定在国庆节结婚,少于五百拿不出手;对门老贾得了孙子,口头通知要我们去喝‘满月酒’……”

见我回了,老婆把七八张红色请柬扒到一边,苦着脸说:“老公,这要是都送到位,整整要花我二个月的工资呀!咋就都赶在‘两节’期间办喜事?集束投‘红色炸弹’呢!”

看她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犹豫了一会儿,我慢吞吞地从包里掏出这几天陆续收到的请柬。除单位几个小青年结婚外,其它还有诸如乔迁新居、买车、升职等繁多的请客名目。

我对老婆宽慰道,有的请柬当场发当场收,我已用过节费和月奖提前随了份子,剩下的这些正准备请示你待“特批”呢!粗算下来,我这边起码要二千多元才能把事情办圆满。

老婆望着我,不停地叹着气:“出去喝酒,花钱不说,而且一场接一场地连轴转,时间上‘打架’,整个假期也不够呀!要是临时脱不开身,还得罪人。”

我在一旁搓着手,附和道:“就是就是。如果能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逃掉就好了。”

这么一说,好像激发了老婆的灵感,她眼珠一转,顿时来了主意:“这不正好嘛!我们一家三口出游,要游就游远点,一时半刻回不来的那种。你去找旅行社办理,准备好旅途吃的和用的;我打电话给亲戚朋友广而告之,说我们节前就交费预约了。”

老婆的点子不错,我报了个旅游团,三人得花二千多。贵是贵了点,但想想这么多年来我还没带老婆和女儿在外面玩过,权作精神上对她们的补偿吧!

没想到,那天刚刚踏上动车,手机响了,是同事老李打来的。

讲了几句,老李就直接切入主题:“阿卫,今天去你家两次,都没找到人。你怎么玩起了失踪?儿子结婚,一般的人我这贴子还不发呢!你逃得了初一,可逃不了十五。哈哈!考虑到某些特殊情况,我专门在节后留了两桌。……”

我的天,这红色“炸弹”还带“跟踪眼”。一旦锁定,想逃都逃不掉呀!

刘卫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责任编辑:潘婷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