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小小说 > 正文

爱如潮水向你袭来

这个冬天来得有点早。天还没黑,就已经是夜了。

多丝理发店里,客人不多。几个洗头小工懒散坐着,低头抠弄手机。还有一个小工靠在门口,用眼光打扫街道。一个理发师在忙碌,吹风机在客人头上呜呜盘旋。音响里放着张信哲的爱如潮水,有些有气无力。13号坐在理发椅上,拿着一本过期杂志。

一个女人走进来,迈着轻俏步子。门口那个小工迎上去。女人问:13号在吗?眼角已经扫到他。13号触上女人的眼睛,双方含笑示意。女人在洗头小工的带领下,走到里间,那里是专供客人洗头的地方。

13号的心已经“扑通扑通”跳起来,依旧看书,耳朵却不由倾听里间谈话。女人的情绪似乎很好,和洗头小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上次来时,女人的情绪不是这样,似乎有些阴郁,不怎么说话。凭经验,13号给她剪发,触到的头发,也是冰冷生硬的。难道他们吵架了吗?13号在胡思乱想,手中工具不知何时触到女人脖子,女人“唉哟”一声,才把13号唤回。老板的目光扫过来,毕竟是理发店多年的发型师。可出现这样情况,还是第一次。13号有些讪讪,想跟女人道歉,却发现女人泪流满面。他慌忙抓起几张纸巾,递给她。女人低声说:头发进眼里了。低头拭泪。13号情知不是这样,但也应该不是刚才举动引起。他不好说什么,只是手里动作更加轻柔,俗话说,女人的头发是“三千烦恼丝”,他想为女人剪下心头所有烦恼。女人感觉到13号的动作,眼神和表情都柔和下来。

其实女人很漂亮。13号犹记得第一次见到女人时的情景。那是一个深夜,店已经快打烊了。一个男人伴着女人急急走进。女人急切地问:我的头发被剪坏了,还能修吗?13号抬头,触到一双小鹿般的活泼眼神,看了发型,满有把握的说:没问题。果然,在他的巧手下,呈现给女人的,是一头精巧短发,更增添几分俏皮。女人满意地朝镜中站在另一端的男人点点头,两个人相视而笑。这几年,经13号的手处理的发型,不知有多少。时日沉淀,养成他越发沉稳的性格。一看到客人,就知什么样的发型适合。从他的眼光判断,这对刚刚离开的男女应该是一对情侣,而且正在热恋。

从此以后几年,女人每个月便来剪发,每次指明要13号。已经习惯这样的客人,但女人的执着也让他有些感动。看着女人的发丝,在自己手中一寸寸削短,让女人更漂亮,13号心头也很满足。剪发的时侯,他的手有时会触到女人脸颊,丝一般的光滑,甚至能感受到女人的身体微颤,但马上又若无其事。女人静静坐着,任13号的手"咔嚓咔嚓"。13号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理发店只有他和女人。但马上响起的手机短信打破这种宁静。女人从落满断发的围巾伸出手,看完短信,再敲几个字,回过去。13号的心中竟有一丝嫉妒,是发给哪个男人吗?

女人洗头时,跟隔壁的洗头小工聊得火热。正在这当儿,一个平常的熟客找他剪发。正在剪,女人出来了,头上盘着毛巾,露着俏丽的脸蛋。

看到13号在为一位女客人剪发,女人的表情闪过一丝愣怔。13号很满意女人这种表情,故意装作随意,吹风机的力度却不由加大起来。

女人安静坐着,等待13号的工作结束。他们像往常一样,问了几句,便开始剪发。从镜子里,女人第一次瞧见,13号竟有小肚腩了。而13号也发现,女人的眼角有些细碎皱纹。他心里产生更多怜悯,手轻轻触上女人的发丝。

女人走出理发店。大街上已经华灯盏盏,女人的身影很快淹没在灯海里。

张信哲的爱如潮水,不知何时,袭满了整个小店。

苏小丫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潮水
责任编辑:潘婷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