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杂文 > 正文

玩牌与禁牌:父母的天空硝烟弥漫

父亲一生有两种事不会,一是不会玩牌,二是不会游泳。“男人不会抹牌,女人不会做鞋”是某些人口中挺时兴的挖苦“没用”的男人和女人的一句口头禅。关于游泳,不说男人,就是现在不少的女人都会游泳,而生在水边、长在水边的父亲不曾劈过水斩过浪,这里暂且不表。单表晚年的父亲和母亲为玩牌与禁牌所发生的家庭战争。

父亲在那大讲特讲阶级成份论的年代,被毫无商量余地地划分为“富农子弟”。母亲自从搭上父亲的“贼船”,养育我们姊妹5个,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得到了多少的“特殊照顾”,我在这里不想说,就是真的要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自我们姊妹几个相继成家立业后,与父亲同龄的母亲也被无情地推到了老人的行列,便开始与村子里的老人们玩起了牌,母亲自有她的一套合情合理、无懈可击的理论:一是玩牌成了社会上的普遍现象,不值得大惊小怪;二是母亲已步入了暮年,不知还能在这个世上呆多少时日,想抓紧时间趁机弥补一下年轻时的损失,娱乐一下,如一旦到了另一个世界,就是想玩牌也由不得你了;三是老人们玩牌,仅是象征性地带点“彩”,表示表示一下,绝不会来什么“豪赌”。父亲也自有他制定的硬如钢铁的家规:绝不允许。父亲还振振有词地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都属牛的父亲和母亲,就真的如两头牛般犟起来,火气不逊于中青年人,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让谁。一个要“玩牌”,一个要“禁牌”,两人为了这个该死的“牌”,这几年发生口角是常事。我这做晚辈的真如手提两只篮上街——左也篮(难)右也篮(难),到底该劝谁呢?

毕竟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且肚量也小。一次,母亲与父亲大吵一架后便不辞而别,不知了去向。我们姊妹几个集体大出动,分头找了不少的地方,花了不少的时间,才好不容易在一座寺庙里找到了母亲。已皱纹满面的母亲可谓是走投无路,不然,她咋想到了要出家呢?我觉得母亲好可怜。母亲一提起父亲的无情与决绝就老泪如瀑、如水决堤,说什么跟父亲苦了一辈子,快入土时玩玩牌,竟像是他的子女一样被管制着、被压迫着,夹在他的腋窝下过日子,到死都没有出头之日;说什么下的赌注几近于零,为了消遣而已,老人们邀请,盛情难却;说什么某某某的年纪比母亲还要小,而她的老伴还做好饭,一日三餐送到牌桌上。母亲特别提出的要求是,除非父亲默许她玩牌,不再反对,否则,她坚决不回到父亲身边。

母亲的话不容商量。我们姊妹几个无功而返,又浩浩荡荡赶到父亲那里。妹妹心直口快,再说女儿家心疼、袒护的自然是自己的母亲。妹妹说父亲赶不上形势已落了伍,满脑子的封建思想,真是个老顽固;还说父亲如果没有母亲的服侍与照顾,父亲哪来的今天?并说母亲这几天不在家,父亲遭没有遭罪等等。而父亲呢?任凭妹妹把水说得变成油能点着灯,他的立场坚如磐石,意志也固若金汤,丝毫不被妹妹所诱惑、所左右,自始至终坚持他的铁的纪律。“你们也知道,我连饭都不会弄,更甭说洗衣服了。我这几天确实遭了不少的罪,还吃了几餐半生不熟的饭。但我仍然要说,除开抹牌,难道就不能干点别的?比如看看电视、到处散散步啦。凡上牌桌的,没有哪个是真想输钱的,想赢钱的话就得高度用脑。你们知不知道?有多少老人死在牌桌下,又给多少幸福的家庭带来不幸与痛苦。她们不是在安度晚年,而是在自杀,懂吗?最最重要的是给后辈们做出了一个坏榜样,这是做长辈的失职啊!她不回来,我也一样活命!”父亲的话也是铁板上钉钉。

我们做晚辈的费尽了口舌,终不能奏响凯旋曲,只得给每个人下达了任务,各自分头搬来了所有能搬得动的亲戚朋友。大伙鼓动各自的三寸不烂之舌,极尽表现,好话说了几火车,才总算把母亲请了回来。

父母的天空能否从此硝烟散尽、红日高挂?我们将拭目以待。

湖北省大冶市陈贵港南文胜创作室 江文胜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