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阅读文苑 > 小小说 > 正文

正在老去的苹果树

我家院子里有一棵苹果树,是父亲好多年前亲手栽下的.树上的苹果又脆又甜,给我的成长缀满美好的回忆。可是近两年来,苹果树明显苍老了,树干固然还粗壮,可结出的苹果又小又少,这让我多少有些嫌弃它了。

周末回家,我和父亲闲聊时,建议把这棵正在老去的苹果树砍去,父亲不表态,却把话题扯到一边去了。我知道他对这棵树怀有深情,为免父亲着急,就暂时把砍树的建议搁置不提,带着父亲上医院体检去。

在我心中,父亲是个能干的人,说话利索,办事干脆,我一直很崇拜他。当年他担任生产队队长,每天带领社员上工干活,事事都走在其他生产队前面。后来自己做生意,全国各地到处跑,购货销货,也是响当当。可现在,父亲每天守着自家的两亩地,春种秋收,生活范围缩小之后,胆子也好像变小了。在车上他一直担心地问我:“闺女啊,不用检查算了,万一有什么不好治的病,不是全家都要担心?”我笑着再三安慰他,父亲才不再说什么了。

在体检中,抽血化验是最重要的一项,为此父亲早饭也没吃,水也没敢喝。我们来到医院时刚到上班时间,但已经有很多检查身体的先来了,在每个体检科室前排队。我决定先在化验室前排队,抽血之后父亲就能吃饭了,到时候再检查别的项目不迟。于是我穿过别的科室,直奔化验室。父亲乖乖地跟着我,听从我的安排。这更增加了我的“英雄气概”,竭力想在父亲面前显示能干。

化验室前,人很多,队伍很长,终于轮到了我,我大声招呼父亲,父亲急忙过来了。我把位置让给他,替他拿着褂子。父亲挽起袖子,胳膊上青筋暴露如蚯蚓,真是骨瘦如柴!我不敢看针管扎进父亲的血管,就扭过了头去。等我再转头时,父亲已经抽完血,用一个小棉签摁住了针眼,还用力揉了几下。我一个没嘱咐到,父亲竟然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很多新鲜的血流出来,父亲的胳膊上一片殷红。我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大声埋怨着,跑到医生那里又拿了好几根小棉签,为他擦血,再重新摁住针眼。在我的埋怨下,父亲分明想分辨什么,又没说出口。几个同事劝我别着急,这一劝更让父亲惭愧,他的头低了下去,让我看到了发白如霜。

父亲一路沉默着,我心里也很不好受。回到家后,父亲站在苹果树前看了又看,瘦弱的身体和苍老的树干在夕阳中融为一体,一人一树相互怜惜。父亲对我说:“树真是老了,也没什么用处,不如砍了吧。”我却坚决表示反对,父亲的话让眼泪流进我的心底去,我知道父亲是拿自己和老树自比。此刻,前几天才被我主张砍去的正在老去的苹果树是我心中的神,它的存在会让我时时有慰藉,有支撑,我一定会陪着它好好生活。

王新芳

责任编辑:潘婷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