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大家 > 正文

肖体高:当善良的美成为一种理想

核心提示: 肖体高,1944年4月生于四川富顺。泸州市作协常务理事、泸县作协主席、《泸州作家》副主编、《泸州文艺》特邀编辑。1981年5月开始发表作品(四川日报童话《小燕子》)。

  当善良的美成为一种理想

  ——泸州儿童文学作家肖体高速写

刚过去的2012年,泸州文艺界有不少让人为之一振的事,比如:泸州市江阳业余艺术团选送的舞蹈《红云》,参加在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举行的“风情俏中国——维也纳中国舞蹈盛典”上,斩获金奖,这是泸州演出团体首次登上欧洲顶级艺术殿堂;再比如,泸州作家肖体高凭借《童年的最后一缕阳光》,获取2012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

谈及获奖,谈及儿童文学,谈及自己的创作,肖体高说:“小时候,我一直渴求阅读课外书籍,四处找寻,终于得到一本《安徒生童话集》,于是我一篇篇、一遍遍地读,我被那一个个精美的故事深深地感动着。后来,我想自己能不能写出那样的作品呢?于是,我拿起笔,走上了文学创作之路,在偏远的四川之南,培育出一朵朵精神之花!”

  个人简介:

  肖体高,1944年4月生于四川富顺。泸州市作协常务理事、泸县作协主席、《泸州作家》副主编、《泸州文艺》特邀编辑。1981年5月开始发表作品(四川日报童话《小燕子》)。1995年7月加入四川省作协。主要写作散文、小说和儿童文学作品。出版5部个人文学专著:《早晨的歌》、《弯弯的楼道》、《秋天的原野》、《丑丑和秃秃》、《鸟窝里的哭声》。曾荣获四川日报副刊优秀作品三等奖、《人民文学》“背影”全国同题征文优秀作品奖、多次市县政府文艺奖。

  心灵洗涤是必要的

  ——“我要做其他人没做过的事”

去年,省作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吕汝伦,在四川省作家协会工作情况报告中提到:近年来,邱易东的《空巢十二月:留守中学生的成长故事》获第23届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大奖和第八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除此以外,赖松庭、潘寄华、肖体高、蒲灵娟、龙武霖等一批少儿文学作品在全国有相当的影响力。

永远不可低估一颗强大的内心,当它积淀成力量时,可称精神。肖体高的内心,就有这种力量,虽没有那股子剑拔弩张的狠劲儿,但有种蓄势待发的姿态,“我要做其他人没做过的事”,肖体高说父亲的这句话,影响他至今,被他看成一种精神的延续。同样延续下来的,还有安徒生的童话,以及普希金的诗歌。可以肯定的是,文学世界里的自然和浪漫,将肖体高的触角打磨得很敏锐。

“最开始接触安徒生童话,感觉里面的世界真美!”《海的女儿》里美人鱼。为了爱人的幸福,可以投入海中,化为泡沫;《丑小鸭》里的丑小鸭,执着地追求属于自己的理想;精神境界的纯真,始终感染着肖体高,“对真善美的一切都很敏感,向往纯洁、本真的事物”。肖体高说,一部优秀作品,哪怕只是一篇小文,自小阅读,受用一生,“孩子从小理应被美好的事物感染”,肖体高相信,真善美随时都在身边,关键是能否感应的问题。因此,心灵洗涤是必要的。[page]

  儿童文学的特殊性

  ——在不断的尝试和创新中,寻求另一种境界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一向擅长写儿童诗歌,他认为,并非所有人都适合儿童文学的创作,这需要具备一定的天赋。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不仅孩子喜闻乐见,成年人同样乐于阅读,唯一不同的是,欣赏的角度和认知的深浅。安徒生就相信,无论老人、中年人,还是小孩子,都会喜欢他构造的童话世界。这般自信的理由是,小孩子可以看到里面的事实,成年人可以领略里面的寓意。因此,文学史上出现了不少兼具儿童文学、成人文学双重意义的作品,皆因它们都是文学,在本质与特征方面,存在一定的共性。当然,儿童文学也存在区别于成人文学的个性,这种特殊性,正是由审美主体的因素所决定。

肖体高说他选择儿童文学,正是因为其特殊性。他说找准自己的方向,并为此而奋斗,这叫“正确选择”;上世纪五十年代,第一次考初中失败,放声大哭,然后,开始边干活边学习;第二年,200个学生报名考初中,只有肖体高一人考上,儿童文学的创作也需要这股子劲儿,这叫“坚持不懈”;创作需要一种精神力量,在不断的尝试和创新中,寻求另一种境界,肖体高说,这叫“更高追求”。[page]

  对美好事物的向往

  ——希望留守儿童不要忘记自己的故乡

2011年,对肖体高而言,“是较为特别的一年”。两篇散文刊登在《少年文艺》上,另一篇散文作品《邻居》(《泸州晚报》“花地芳草”副刊栏目也曾刊发),在中国儿童文学最高级别的刊物——《儿童文学》杂志第六期上发表。

邦达列夫的《邻居》,让生活跟两个老头儿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当我们得知,一个老头儿早前是法院侦查员,另一个则是他审讯的对象时,我们开始品尝到生活的百般滋味。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这是个诱人而又难解的命题。而肖体高的《邻居》,看上去更像一幅恬然的生活画卷。“一般人所谓的邻居就是左邻右舍,而我的邻居恰恰是窗外站立的树,那几只游走的猫,飞翔的鸟儿”,这是他在书房看到的景象,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一切来得那么顺理成章,跟他描绘的一样:树木无求于我们什么,只需要天上的雨水。累了,就静静地站一会儿,这时,我们千万别去打搅他。

肖体高是这么个人:只要有一点能触及情绪,内心的情感将无比饱满。刊发在上海《少年文艺》的一篇《废墟中那只鸽子》,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抗震救灾时,他从电视上看到一个孩子,跟着一辆救护车奔跑,人们问他年龄这么小能干什么,他说在废墟中有只鸟笼,里面的鸽子受到了惊吓。于是,故事就来了,孩子救了那只废墟中的鸽子,将它一直养下去,直到找到鸽子的主人……

肖体高说,自己与四川文学奖三次擦肩而过。“一次是《驼爷和灰灰》,讲述养鸽子的老头儿和鸽子间发生的情感;一次是《丑丑和秃秃》;最后一次是儿童文学集《鸟窝里的哭声》”,但这对他来说没有丝毫影响,唯一可做的,就是一直写下去,写自己的经历,写自己的情感,写自己的善良,“一天不写点儿什么,就觉得自己很空”。

2012年,《童年的最后一缕阳光》获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肖体高丝毫不掩饰内心的振奋,“这是对我的价值认可”。《童年的最后一缕阳光》的视角独特,关注留守儿童,现实题材,那个叫做云妹的孩子,一方面渴望离开家乡,回到在外打工的父母身边;另一方面,又希望陪伴家乡的奶奶。当奶奶去世后,父母接她去外地读书,离开家乡的那一瞬,她才真正明白,自己对这片土地的眷念、不舍,自己对未来的憧憬、希望,肖体高将这般强烈的内心矛盾跃然纸上,感情显得真实而有力。“《童年的最后一缕阳光》同样是基于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希望留守儿童不要忘记自己的故乡。”[page]

感动人先感动自己

  ——创作儿童文学,必须要经过严谨的独立思考

肖体高这样评价自己:“我是一个并不满足于现状,希望能在自己的领域有所创新的人”。最近,肖体高读了英国作家希尔的作品《天蓝色的彼岸》,这是一部感人至深,触动灵魂的人性寓言。一个小男孩因车祸去了另一个世界,在那里,他加入了等待去天蓝色彼岸的队伍。但他仍挂念着父母、姐姐和同学们,却又不知如何传达他的心声,直到他遇见一个幽灵,带着他溜回人间,向亲人和朋友告别,向他们表示歉意和深深的爱……

这部魔幻与现实相互交织的小说,让肖体高想到,夏日在泸州发生的儿童溺水事件,他所关注的是事件发生之后,父母心灵上的疼痛,以及生活上的巨变。他可以在自己的这部新小说里,把人的灵魂形容为“像乒乓球般的红色球体”;把小孩儿的灵魂与胭脂鱼的灵魂合二为一,让胭脂鱼能听到人的呼唤,却只能说鱼的语言;甚至让母亲在失去儿子之后,每天在江边用心灵呼唤儿子,使胭脂鱼和母亲产生心灵感应,胭脂鱼抚慰着母亲受伤的心……

决不能在你绝望的时候,让太阳下山。肖体高想在自己的新作里,让读者明白,珍惜你所爱的人,因为你随时可能失去他们……“儿童文学的创作,必须要经过独立思考,首先得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这句话听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是另一回事,但肖体高一直是这样做的。[page]

  相关链接:

  冰心儿童文学奖

以严格、公正和权威著称的冰心奖,是我国唯一的国际华人儿童文学艺术大奖,分为冰心儿童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冰心艺术奖、冰心作文奖、冰心摄影文学奖5个奖项。其中,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与宋庆龄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全国儿童文学奖并称国内四大儿童文学奖,分小说、散文、童话、幼儿文学等类别,并设置新作奖和大奖两个等级,大奖为最高奖,一般每届每个类别只评选出一篇大奖作品。全世界华文文章都参与评比,获奖者遍布全世界。历届获奖者不仅有港、澳、台地区的作家,还包括美国、瑞士、新西兰、新加坡等国的华人作家。

记者 汤骏 来源:泸州新闻网www.lzep.cn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林权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