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酒城今日关注快报
更多新闻搜索:

泸州商人史话 泸山泸水泸商路

发布时间:2012-10-25 11:17:02来源:泸州新闻网
字号:||

  泸州日报将开设“泸州商人史话”专栏,为读者和网友介绍泸州名商巨贾人物,希望广大读者能从历史上泸州商人的发展历程中得到启示,去迎接一个群雄逐鹿、商界繁荣发展的新时代。

  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拨开了美女卓文君的心扉,也敲开了西汉时期川西平原上大商人卓王孙的家门。据《史记》载,30多个著名商人中,出身巴山蜀水的有三个,卓王孙是一个,司马相如与卓文君沽酒为业乃夫妻商人。

  泸州是扬州和益州(成都)两大商业中心城市间的商贸物流枢纽,是水路出川入川必经之孔道,东西南北方的大宗物资必经泸州水陆大码头集散中转,泸州的经济地位在巴山蜀水与成都和重庆鼎立而三的格局中,有 “川南第一州”之誉,难怪北宋大诗人唐庚有 “万户赤酒流霞”之句的描写,陆游有“此州雄跨西南边”的感叹,可见其商贸业之繁荣、之发达。

  宋元之际,泸州人以34年之久的保卫战,坚持维护了南宋王朝之名,却遭受蒙古大军铁蹄的肆虐,泸州被迫改州换县,地方商贸活动遭受严重的破坏,尽管后来明王朝极力恢复经济、发展商贸,但已与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泸商没多大关系了。明末清初,泸州两度遭受战乱,一是张献忠攻打泸州,一是清王朝平定吴三桂之乱,泸州成为双方必争必得之地,生灵惨遭涂炭,留下荒野千里,泸州人生存尚且不保,商业元气自然难以恢复。

  一直到清康熙年间(1661—1722年),朝廷发起“湖广填四川”大移民行动之后,天府之国的商业文明在长期断裂之后才逐渐有了生机,泸州商业得以复苏,泸州水陆码头再现车水马龙的繁荣景象,城下粮商、茶商、盐商、木商、酒商、油商、百货商、零售商应运而生。移民入川,在泸插占落户、开店设铺的山西帮、陕西帮、湖北帮、山东帮,以糖业的大河帮、小河帮,烟叶的金堂帮,成都、重庆商帮聚集泸州城下。一时间五方杂处,万商云集。泸州码头为各大商帮的发展、立商号创造了条件。张船山夫子用 “城下人家水上城,酒楼红处一江明。衔杯却爱泸州好,十指寒香给客橙。”为泸州商贸的繁盛留下千古绝唱。泸州的大曲酒因而名传大河上下,一大批泸州商人买舟东下,成就了一番事业。

  民国时期,卢作孚创建民生轮船公司,与外国船商竞争,在东门口设民生公司码头,从此泸州成为上走宜宾,下走重庆、宜昌、武汉的中转港。泸州刘航琛的“花酒”厂、杨森参股的 “惠民面粉厂”、刘玉京的“万顺行”、连万镒的 “万益茂商行”、罗步远的“罗信义”、陈铁生的 “裕泰祥”、温家的“温永盛”、“天成生”曲酒厂、张协成的“大昌荣盐号”、许兴成的猪鬃“林远商号”、陈中和的“信通和”、肖则可的“宝元通”、戴少卿的“少成美”百货业,尹铁藩的“九河木业”、小河的“盐船帮”、大河的“漕帮”等数百家大商号因此成为近代泸商中的佼佼者。

  当泸州水陆码头商家云集之时,叙永、合江与贵州、云南的边贸交易已是如日中天。叙永城的“天成永商号”20年间以其主营绵纱业兼营票号、粮食、打米厂业而驰誉川东南, 1944年改组扩大资本经营成为股份公司后,业务扩大,先后在泸州、重庆、隆昌、习水、赤水开设分号,从每股50元的原始股资滚至每股分红以盐计算达200斤折算银元为二千多元,谓之斤盐斗米的利润。与之“天成永”号齐名的“和济钱庄”老板李厚芳二万元垫底经营,10年后,资本达260万元。古蔺商人邓惠川糟房的“回沙郎酒”为船家、纤夫、背盐人所喜爱而发展成赤水河流域酱香型特产,成为中国郎酒的创始人。

  合江城的“三益和”锅厂,由陈钰兴、黄模三、魏海门合资创办,生产的民用饭锅,为自流井、富顺、犍为盐厂特制的盐锅每口重 1100—1200斤,生意兴隆,各地建分号,在锅业市场与泸县联一锅厂平分天下,为四川最大规模的生产各种锅型的基地,1949年末,资产达100亿元。合江锅业的兴旺助推合江“钰兴荣”铁厂的应运而生。陈国基独资的铁厂经营为合江锅业、民用铁工业发展作了人才、技术和管理、经营方面的探索,在合江工商业界留下浓墨重彩之笔。如果说合江工商业大贾首推川盐运输业主,那么合江木业主经营可占其合江商贸总额的40%,大户雷绍清的寸板年销2万立方米,杨南轩的桷子年销2万立方米,何仿伦的筒口销3千立方米,叶沛林、黄保元等老板的杉条销往自流井达10万根(1 万立方米)以上。纵观泸州商帮的发展史,无论是本帮还是外地入驻泸州的各大商帮,经数年、数十年打拼,从官盐运输,丝绸、百货、斗载、药材、山货、棉花、钱庄,南货、苏货,酒业、木业、糖业、茶业、烟业、铁业、锅业、纸业,到座商、行商,再发展成分店、分号、连锁经营的老字号、老招牌。从资本几百元、几千元起家,经商场摸爬滚打、磨砺,十余年间发展到十余万、几十万、上百万元的资产。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确立了泸州商人在川江的地位和在巴山蜀水的商号。

  在“农、商、官三者,国之常食官也。农辟地,商致物,官法民”(《商君书·弱民》),告诉一个真理,只有商贸流通才能富国富民,而商贸之萧条时,则国之财富空虚,民之难以乐业。尽管商场的环境因风云变换而恶劣,因时局变化而受制约,但商海中还是诞生了一大批商界雄杰,而在近现代泸州商界史上,他们曾大放异彩,推进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与转型。

  陈鑫明

收藏这篇文章 打印本页 参与讨论 返回本文顶部 点击复制

  相关文章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有奖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电话报料:0830-3190929 13882767888 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    验证码:
    声明:网友评论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泸州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