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文苑名家 > 锦江春色泸州人 > 正文

何润章:产业化“有机蔬菜大王”

核心提示: 题记:一个“苦水”里泡大的孩子,靠苦干和勤奋起家,最终成为成都市最大的生态产业化“有机蔬菜大王”;为了秉承“诚信值万金”的信条,曾经在年三十送完最后一笔民工工资后,囊中羞涩,步行28公里回家……

  ——专访成都市浩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润章

题记:一个“苦水”里泡大的孩子,靠苦干和勤奋起家,最终成为成都市最大的生态产业化“有机蔬菜大王”;为了秉承“诚信值万金”的信条,曾经在年三十送完最后一笔民工工资后,囊中羞涩,步行28公里回家;央视2频道和中国网络电视台2011年采访了这位怀揣“农业像一个工业化的企业”梦想的践行者。他,就是成都市浩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润章。


何润章董事长

2012年初春的煦风里,阳光朗朗,泸州晚报记者在新都泸州同乡会张帮才会长一行引导下,参观了何润章位于成都市新都区马家镇的生态产业化农业种植基地。占地300余亩的宏大规模,山丘一样排列的宽敞、规范的种植大棚,似乎在告诉人们,这个目前成都最大的公司化运作的生态农业基地,有着怎样不平凡的历程和精彩故事?

在接下来对何润章董事长的采访过程中,记者一次次被感动——因为他苦难中挣扎的童年;因为他充满艰辛的少年;因为他震撼人心的“一诺千金”的故事;因为他执着于生态产业化农业的痴迷和坚持……

  “苦水”泡大的孩子:尝尽辛酸

1963年农历六月初二,何润章出身在泸县得胜镇的乔子坝村。排行老大的他,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因为母亲患心脏病,父亲患“肺痨”(即肺结核),一家六口的何家穷困潦倒非常人可以想象。父亲几乎丧失劳动力,家里就靠患病的母亲里外操持,不仅药吃不起,连吃饭也常常是有上顿没下顿。母亲白天忙农活累得够呛,还要熬更守夜纺线、织草席,身为老大的何润章自然成了家里“台柱子”。小润章几岁就开始割草、放羊、捡柴、做饭、喂猪、帮衬农活。在乔子坝村小读书时,草背篼放在教室门口,别的小朋友课间15分钟可以玩耍,而小润章却要争分夺秒去割几把草。冬天来了,没钱买鞋,只能赤脚割草、捡煤渣,长满冻疮的黢黑的脚丫子被石砾扎伤,流出黑红黑红的血……。

那时候,家里穷得经常连几分钱、一角钱都拿不出来。凄凉的童年,使何润章小小年纪就成了一个勤快和懂事的孩子。母亲织席纺线,何润章拿上街卖,再换点米盐回家。“常常一天就吃一顿饭。早上,舀一瓢冷水喝下,中午吃一顿饭,晚上有就吃,没有就不吃。”有一年除夕,等母亲卖席子买米回家,席子没卖掉,米没买到,又借不到米,只得筛细糠用石磨子磨,煎糠菜粑粑吃。——讲起心酸往事,何润章眼圈红了。

十来岁的时候,何润章开始跟着大人上大山挑煤。大人挑100斤煤,可以吃半斤白米饭,瘦小单薄的何润章由于只能挑20斤,他只能吃2两,香喷喷的白米饭几口就扒完,欲饱还饥的滋味实在难受。

何润章在宋观农中上完初中,高一还没读完就被迫辍学。一是交不起学费,二是排行老大的何润章必须担起家庭的重担。他渴望读书,他不想退学,当他从教室窗口把书本递给老师时,眼泪止不住唰唰地流。老师问:“你不读书怎么办?”何润章无言以对。离开了心爱的教室,何润章含着热泪呆坐在故乡的山坡上,怅望着远方,心事迷茫。

双耳失聪的贝多芬说:“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但少年的何润章,却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而只能被命运的浪潮推着,随波逐流。他帮母亲务农,织草席,给道班编篾框,修理打谷机、风车,做泥瓦工……命运虽然残酷,但残酷的命运却磨练了何润章的坚强意志和吃苦耐劳的品行,他选择了迎难而上,没有向命运妥协,每做一行都在众人中以“勤快”出名,树立了良好的口碑。真可谓“孤山林下三千树,耐得寒霜是此枝”![page]

  经历军营锻炼:小生意从林芝起步

1982年,何润章当兵来到西藏林芝。讲起当兵,在何润章身上还发生了一个小小的奇迹。入伍前一年,严重缺乏营养的何润章身高只有150公分,但就在他想当兵却忧愁身高的那些日子,他噌噌噌长高了20公分。这也算是命运对他的第一次眷顾吧。当兵第三年,何润章当上了后勤班长,经受了部队大熔炉的锻炼,身体素质和思想素质都得到提高。


整齐的排排大棚

1988年何润章退伍,利用100多元转业费做本钱开始在林芝做起“小得不能再小的生意”。他在部队营房一处垮塌的围墙外搭建极其简陋的板房开商店,年三十开始搭建,大年初一开张。卖烟酒副食,本钱太小,烟一包两包地进,泡泡糖几粒几粒地进,卖完了赶紧骑单车去拿货。直到本钱大点了,才一条条烟进货。小生意虽然不起眼,但三个月下来何润章赚了三千元。只是经营并不稳定,一年搬了四次家。后来商店逐渐扩大规模,搬到林芝农牧学院旁边时,经营走上正轨。这时,何润章结婚了,把夫人程思贵接来林芝共同打理生意。当1993年何润章回到泸州老家时,兜里已经积攒下三四万元钱。

回家后的何润章先是在宋观做烟酒副食百货的老本行。同时,脑子灵活的他瞅准一个“冷门”,花5000多元买来一台放映机,做起了走乡串镇放电影的营生。生日婚丧,放一场电影七八元,一晚上收入几十上百元。他在奔波和辛劳中,渐渐完成了事业上的原始积累。

何润章坚信:“世界上的事情都是干出来的”。他说:“我们的人生永远不可能是完美的,但对自己的要求应该越来越高。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实干!”[page]

涉足建筑业:事业蒸蒸日上

1998年,何润章在得胜镇买下一小块地皮,与朋友合伙开发。由此,他开始涉足建筑行业。此后,他组建建筑队伍承包工程。比如泸州长液厂4号楼、江阳区法院、富华大厦等。2001年,承建澄溪口国窖花园,承建天立国际学校2号住宿楼,以及龙马大道拆迁安置房,直到泸州农科院搞建设。何润章特别注重工程质量,总是从细小处抓落实,他说:“要学会把小事情做细致,把细节做精彩。因为没有精彩的细节,就没有壮观的全局”。他为人耿直实在,重合同守诚信,在建筑圈子内口碑极好。由于他自己是穷苦人家出身,他有一副仁义慈悲的心怀,对待员工十分友爱、关心,赢得手下的拥戴。

何润章对信誉特别珍视,“言必行,行必果”。搞建筑业,难免有资金紧张的时候。但他对自己承诺的事,绝不拉稀摆带。2000年,工地上资金吃紧,但他对民工承诺一定会让他们过个“闹热年”,于是,大年三十这天他分头给民工送工资。当他到石洞镇送完最后一笔工资后,囊中羞涩的他,竟然无钱打车,只得冒着蒙蒙细雨步行28公里回家,一路走了6个小时,到家时已近半夜。

记者惊讶地问:“为什么不喊朋友开车来接你?”何润章淡淡回答:“大年三十,怎好麻烦别人呢。反正我也想走一走,一路想一想事情。”可以想象,何润章一定信马由缰思索了一路。他的脑海里想必会浮现童年吃糠菜粑粑的除夕夜,想必会浮现工友们酒热耳酣的张张笑脸,想必也会展望自己未来的人生画卷……在一路喧闹非凡的千禧年鞭炮声中的孤寂的夜行者,他活脱脱就是一名征途归来的士兵!他一切都为别人考量,正如张爱玲说过的话“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独自默默承受。这一夜,何润章是一个伟大的泸州男儿;这一夜,仿佛浓缩了他奋勇执着的前半生!

2005年,何润章在得胜镇购买3亩多地,独自搞房地产开发,修了近60套住宅和50个门市。2007年,何润章和朋友成立成都峰之业服装整理有限公司,被招商引资去成都大邑县,购置了109亩土地,建设工业园区。园区建设总投入6800万元,修建了厂房3万多平方米,宿舍8000多平方米,办公楼4000多平方米。园区建成后引入19家企业,涉及服装整理、橡胶、泡沫、美容美发行业,园区内共有从业人员近2000人。

采访中,何润章说:“一生到现在,解决民工就业已有数万人次。活着就是福气,活着就要创造一份价值。当我曾经哭泣我没有鞋子穿的时候,我后来发现还有的人却没有脚。”[page]

  跨入现代农业:梦想腾飞

何润章没有什么特别嗜好,打不来麻将纸牌,但他是个勤于思考的人。他想到,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工业上去了,而农业却比较薄弱。为了响应国家倡导的科技兴农政策,2010年何润章果断跨入现代化农业这一领域。


高科技作业

他在新都区马家镇骊园村租下300多亩土地,兴建生态产业化农业种植基地。他与叔父何文权合伙成立了成都市浩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何润章任法人代表和董事长;同时成立成都市双久农业专业合作社,注册资金500万元。公司搞开发、科研,合作社与农民合作,实现共同致富的双赢结果。农民既是合作者又是工作者,公司以科技力量和规范经营,来保证其经济效益,农民在保证不亏本的前提下年年稳步增收。以1亩地为例,以前农民1亩地年收入1000元左右,而加入合作社后,大米款加工资收入可达2万元。农民就近上班,既照顾了家里,又挣了钱,亏损则全由公司担着。

公司先后总共投入上千万元资金,用于土地流转、土地整理、园区建设、沟渠修建、框架棚搭建、水电设施、智能化机械、育苗系统、供热系统,以及种子、肥料、人力成本等。单是修建无塔供水系统,就花了数十万元,避开浅层污染源,采水自40米以下地层。冬天大棚内保持10-20度恒温。

规范化种植,严格按照国家“有机生态”标准,使用生物农药、生物肥料,生产绿色、无公害产品。2010年当年出产的蔬菜,经北京专家检测全部达到有机蔬菜的种植方法和标准。“浩泰”产品获得有机认证。说起有机认证,有许多硬性指标,何润章介绍说:“一看水源,必须是无污染;二看土壤,要进行土壤改良、消毒,达到17个有机土壤化学成分要求和酸碱适度,不合格土壤要深挖50公分彻底更换;三看肥料,必须是生物肥料,一般肥料几百元一吨,而有机肥达五六千元一吨;四看农药,必须使用生物农药,配方不同,成本也更高。”高端产品销往超市,中低端产品进入菜市,目前,“浩泰”已经成为成都市最大的有机蔬菜菜篮子。

漫步在一排排整齐雄壮的蔬菜大棚之间,映入眼帘的是各种秧苗和生机勃勃的蔬菜。无论茄子、海椒、苦瓜、番茄、白菜、花菜、芹菜、四季豆、甜瓜、西瓜等,一年四季,应有尽有。何润章指着一株番茄苗告诉记者,由于科技含量高,这种番茄单株产量可达15斤,一般挂果32个,小的三四两,大的七八两甚至可达一斤重。来到公司专利产品“黑豆”棚,何润章说它的营养价值特别高。来到四川省农科院开发的“川苦9号糯米198”,何润章说,这种苦瓜不仅营养价值好,产量更是其他品种的3倍,可达15000斤/亩。

有关领导视察农业基地后赞扬道:“你是实实在在搞种植,是真正的农业产业化样板。”2011年11月,央视2频道和中国网络电视台来到基地,耗时3天时间做了专题采访报道。何润章说:“人是靠物质生存。但人更要追求梦想。”何润章心中有个“农业像一个工业化的企业”的梦想,谈到未来规划,公司将覆盖面积1万亩,滚动发展投资3亿元,开办30家直销店,配套发展精猪养殖场、产品加工厂、星级农家乐,实现一二三全产业链,打造“星级式现代农业旅游观光基地”!记者 张元刚/文 张敏/图

  原载2012年3月26日泸州晚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何润章 产业化 有机
责任编辑:胡蝶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报网互动  新闻报料

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  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  更多资讯  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

电话报料:0830-3158783 13882767888 通讯员投稿邮箱:news@lzep.cn

QQ报料:

/*内容页面底部广告*/